中甸“佈宮”——松贊林寺

從普達措到松贊林寺,小面的在如畫綠境裡行駛,路邊地裡,去年幹枯的青稞草還有一些擔在高高的簡易木架上,路邊的花兒在陽光裡鮮艷的過於高調,滿眼都是綠,唯有一條柏油路如帶劃過。

中甸“佈宮”——松贊林寺

爬上一座嶺,下過一道坡,彎彎繞繞,經過湖,穿過林,不進城,直接到松贊林寺——香格裡拉地區最大的一座寺廟,也是最古老的一座,有中甸“佈達拉宮”之稱。

中甸“佈宮”——松贊林寺

順便說一下,這裡原先叫中甸,因為那本《消失的地平線》,改名為香格裡拉不久,稻城那邊也有一個後改名為香格裡拉的鎮,朗木寺也被稱為香格裡拉,不過沒改名,還有許多藏區被譽為香格裡拉秘境的地方,其實,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香格裡拉——心靈得以安寧的地方。不評價這裡的改名帶來的效應,隻知道,古城還是叫獨克宗。

中甸“佈宮”——松贊林寺

松贊林寺整體地勢是漸漸升高的,依地形坡勢而建,這個勢真的不能算是一座山,可能與這裡的地形有關,山坡都不算特別高,舒緩而連綿,一座一座之間,似乎並沒有那麼界線清晰,山間湖,湖間山,一條柏油路相連,整體感覺便感覺舒服而闊朗。

中甸“佈宮”——松贊林寺

寺前有一片湖,湖中間是個湖心島 ,沿湖有棧道,周邊還有許多新建旅遊設施,整體環境挺好。停車場很簡易,也沒有幾輛車,可能這個點不是旅行團的點吧,下午四點半樣。

中甸“佈宮”——松贊林寺

陽光很好,灑在湖面。沿路下一個小坡,右手邊圍墻那邊是層疊的絳紅僧舍,有一點點色達的味道,規模算是微縮版吧,後來想一想自己的感覺,可能是兩點讓自己想到瞭色達,一是建築風格,一是層次感。那年在色達仿佛要被湮滅,這裡,可以平視,可以冷靜的觀看與欣賞。

中甸“佈宮”——松贊林寺

漫步到寺前,沒有馬上進去,寺門很闊,應該是新修建的,不知為什麼,總感覺有漢式因素,不象德格等地方,那門,和寺相融,和佛教相融,和轉寺的人相融。寺前是算不上廣場的廣場,古板面,靠湖這邊是幾個遊客椅,坐在那裡,仰面是夕陽快要西下,和夕陽下金光燦燦矗立在半空的大殿,還有大殿到大門之間那條緩緩上升的寺裡主路。

中甸“佈宮”——松贊林寺

松贊林寺整體建築是延綿上升的,主殿在頂端,自然的會給人一種莊嚴感,主路兩邊是幾個達倉——各個主題的修行院。達倉兩邊介僧舍,有幾個平方一間的,也有一整座院落的,那是不同身份的修行人的差異。

中甸“佈宮”——松贊林寺

松贊林寺給我的觀感有這樣幾點:

中甸“佈宮”——松贊林寺

一是大建設中。很遠就能看到高聳於緩坡頂端金光燦燦大殿上的腳手架,如長臂將殿脊上的山羊與法輪擁在懷中。幾座主殿不同的工程進度,殿殿相間甚窄,這是因為地勢原因造成的,不大的空間堆著木頭水泥啊什麼的,看狀況應該是工程尾聲,也應該是維修性質吧,因為殿裡依然的昏暗,依然的酥油味濃,依然的經幡暗淡高垂,還有殿裡光滑但磨損嚴重的地面。按例在裡面順時針轉瞭一圈。

中甸“佈宮”——松贊林寺

二是咫尺荒涼院。幾座主殿與達倉轉瞭後,岔到兩邊小道。又轉瞭幾座僧院,其實離那條主路也就百來米,卻似兩個世界,特別是那幾座已經荒廢的小院,坍塌的黃土墻,茅草屋頂見天光,院子裡荒草叢生,占地有的還不小,不知道為什麼在這繁華裡荒落瞭。

中甸“佈宮”——松贊林寺

三是商業氣息。從大門進去,兜兜轉轉之間,一邊感嘆著這寺的輝耀,一邊流連著風景如畫,轉到主殿前的那座山門時,猛然的如內地寺廟前臂粗香在兜售和忽然出現在你面前小絳紅開口五十元一支香的勸進時,真的要嚇我一跳,因為,在內地,如果沒兜售,那倒有些奇怪,在藏區,走瞭那麼多年,轉過百座大小寺,隻有這裡,遇到瞭這種情況,嚇瞭一小跳後,斷然拒絕,不是心疼那五十元,是因為有些刺激我關於藏區寺裡隻有純凈的教義瞭。不知道現在怎麼樣瞭,但願被整改瞭吧,內心裡真的希望這不是真實的。

中甸“佈宮”——松贊林寺

四是生死如此之近。留連在最高處的主殿之間時,黑色成群壓頂的鳥兒們在夕陽裡特別的活躍,鳴聲相和,盤旋環繞,後來才知道,寺前的湖中小島,其實是天葬臺,至今還在沿用,所以才會有那麼多禿鷲與鴉,它們已經習慣於盤旋在寺周邊,它們以此為食,人們以它們登上極樂。但天葬臺就在寺前幾百米,還是有些震感,色達那邊距離十來公裡呢。

中甸“佈宮”——松贊林寺

五是攀爬但不費力。許是坡緩吧,雖然坐在寺前時覺得主殿那麼高,肯定很費力,真的邊轉邊上時,並沒有多累。倒是主殿往下觀景時,視野特別好,天高雲淡湖清草綠,還有層次連綿密集的建築,遠處的城隱約,四周的山青翠,真的是一塊寶地。

中甸“佈宮”——松贊林寺

資料裡說這裡很古久,號稱為中甸地區“佈達拉宮”,是這裡最重要的一座寺,我慕名而來,談不上多失望,但與每一次去拉薩,哪怕不進佈宮,也要跟著信徒轉一圈的佈宮,不好比較的。

中甸“佈宮”——松贊林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