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小娟

如果這一生隻有一次領略山河的機會,那就把它留給吉水縣螺田鎮的仙峰山吧。

深秋已至,和兩三好友一起登上瞭仙峰山,風動漫山竹海,竹葉瑟瑟聲裡,搖曳成一支驚鴻的舞蹈,蜿蜒曲折的水泥路,讓原本就美得蕭颯的秋景更撼人心魂。

早已聽說過這個以出產生薑大蒜出名的螺田鎮,仙峰山就坐落在這個省級優美鄉鎮東南邊的沙吊村。仙峰山,又名仙峰名山,有一座善信禮佛敬香山寺,而山上的那座寺廟成瞭我內心無法割舍的念想。它初建於嘉靖元年(1517年),歷時五百年,而後三次修繕,才築成瞭這顆璀璨的明珠。

拾階而上,道阻且難,海拔雖隻有174米,但哪一次的前行不是艱難又辛苦?如人生中的每一次砥礪奮進。一路前行,怪石古洞,蒼松翠竹,奇麗清幽,相映成趣。和煦的陽光,透過樹葉照射下來,樹影婆娑,娉婷婀娜,多像一幅意境悠遠的中國畫。神秘的五江相會,安然的從仙峰山悄然而過,一面水平如鏡,一面虎嘯龍吟,水口江繞著的水口村,也有著“五龜三像把水口,代代兒孫朝中走”的傳說,而今的水口村果真人才輩出。

仙峰山上的十一月,被滿山遍野的映山紅裝點。登上山頂,你會看到火紅火紅的映山紅在青山綠樹之間雲蒸霞蔚,一團團一簇簇,開得那麼熱烈,那麼絢麗。朵朵花兒如紅色的瑪瑙,迎風玉立,嬌艷欲滴,花瓣兒密密匝匝,蕊靠著蕊,瓣貼著瓣,相互依偎競相輝映,每一朵花兒,都空靈含蓄,如詩如畫,讓人流連忘返。步履所至到處是那隨意散落的苦栗果,形狀小巧玲瓏,甚是可愛,抬頭有柿柿(事事)如意,低頭看稻谷飄香,收獲和吉祥從來都是平凡人生裡最質樸的願望,“蕩胸生層雲”的心曠神怡頓時滌蕩心間。

山間清幽寂寥,古廟林立,香煙繚繞,風光旖旎,景色迷人。相傳歐陽修之母曾經也為這美景著迷,在這仙峰山上駐足流連,也或許歐陽修曾寫下“百囀千聲隨意移,山花紅紫樹高低”時,心裡也裝著這座獨具韻味的仙山;明代著名書法傢祝允明曾也喜愛這裡的秋景,浸染在他詩句裡的仙峰山多瞭幾分豪情與壯美,我想他定然走過紅楓掩映的花徑,才會攜壺酌流霞,獨坐清風裡;東林黨首領鄒元標登臨仙峰山時,我想他也一定感受到瞭這傳說中開一千年、落一千年的彼岸花之絕美;還有那些神奇的傳說,讓仙峰山再增幾分奇幻的色彩。

仙峰山寺就掩映在這青、綠、紅、黃之中。山寺坐北朝南,前山丹鳳朝陽,後山獅子滾球,左山松柏長青,右山懸崖峭壁,真是橫看成嶺側成峰。青磚平瓦,置於山之巔,寺廟上那翹天的塔腳,好似排遣瞭所有紅塵往事。站立於山頂,最先映入眼簾的是那高達三米的四層銅制香爐。香爐中一炷清香,就驅散瞭所有的凡塵吵鬧,氤氳爐煙中似乎在傾吐生命的禪語。寺廟不大,但清凈幽雅,在這個浸潤佛光之下的聖地,你會更深刻地體會到為什麼一念成佛,一念執著。勻稱起伏的敲打木魚聲,又喚起瞭我對生命的沉思,佛與禪,果真是最靜人心,那些傳入耳中的經文,初聽平淡無奇,細聽攝人心魄,美到天邊的日月同輝都隻配做點綴。穿過仙峰寺,雄偉壯觀的觀音堂矗立於山巔,這裡匯聚瞭慈悲和智慧,“心想事成,萬般皆渡”,在這裡都可以找到寄托。我也慢慢地閉上瞭眼,雙手合十,虔誠的在觀音佛像前許下瞭我的心願。

折返入寺廟的右廂房時,寺廟中的仙姑早已備好茶水和點心,用銅壺燒煮過的山泉水浸泡著狗牯腦茶,散發陣陣沁人心脾的芳香。從不喝茶水的我,這次竟喝出瞭絲絲的甜味,也許是這仙水之味美,亦或許是因為在這放空瞭心靈之後的味覺美,搭配剛剛炸出來的腳板薯丸,更是人間之至美。第一次品嘗,或咸或甜,卻已深深地愛上這獨特的味道,而這也更像是每一次歷經過沉浮的生命。

我疑惑地問仙姑:“這樣的生活不無聊嗎?”“放下過去的煩惱,不擔憂未來,不執著於現在,你的內心就會平靜,何況陪伴我的還有萬卷佛經、百座佛像、千絲佛緣,若頓悟此心,本來清凈,元無煩惱,阿彌陀佛,善哉善哉。”是啊,無窮般若心自在,語默動靜體自然,人生就是一場修行,一憂一喜皆心火,一榮一枯皆眼塵,靜心看透炎涼事,千古不做夢裡人。

知天地直達,知自己渺小。在這裡,你可以盡情地領略到“會當凌絕頂,一覽眾山小”的心曠神怡;也能縱情地感受到“眾鳥高飛盡,孤雲獨去閑”的萬籟俱寂;還能盡興地體會到“山氣日夕佳,飛鳥相與還”的悠閑自得。我也已然愛上瞭眼前這片錦繡溫柔,落日殘陽,秋意裡更似紅妝,伴著浩瀚星河的理想,倘若我們都擁有追趕每一場夕陽的狂妄,那凡人之軀,是否也有比肩神明的力量?

仙峰名山,一眼萬年的緣分,卻裝滿瞭我的流年之夢。願你也擁有為一場美奔赴仙峰山的勇敢,擁有為一段傳奇而前往仙峰山的浪漫,擁有為一次滌蕩心靈而砥礪仙峰山的勇氣。仙峰名山之巔,我們不見不散。

Source: localh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