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靜專訪丨首登珠峰的貴州女性黃春燕:下一座山峰,還等著我去攀登

珠穆朗瑪峰,中國第一高峰,世界第一高峰,一直都令無數人心馳神往。就在上周,我國公佈瞭珠峰的最新高程:8848.86米。數字背後,是無數中國攀登者的汗水與淚水。

在這當中有一位女登山運動員,她是貴州登山史上首位登頂珠穆朗瑪峰的女性,也是第一百位登頂珠峰的中國人——她就是黃春燕。貴州甕安人,國傢註冊登山運動員,國傢級運動健將。

動靜專訪丨首登珠峰的貴州女性黃春燕:下一座山峰,還等著我去攀登

黃春燕

近日,黃春燕本人撰寫的書《我的珠穆朗瑪》已由貴州人民出版社出版,記錄瞭她登頂珠峰的全過程。本書發售前夕,動靜專訪黃春燕,來瞭解這位貴州登山人背後的故事。

動靜專訪丨首登珠峰的貴州女性黃春燕:下一座山峰,還等著我去攀登

《我的珠穆朗瑪》

動靜記者:黃春燕女士你好,很感謝你接受我們的專訪。這次你的新書《我的珠穆朗瑪》即將發售,裡面記錄瞭你登頂珠峰的經歷,可以詳細說說登頂時的心理感受嗎?

黃春燕:登頂的第一時間,我和隊友為傢鄉父老送去瞭祝福,拍著我們的“中國貴州”大紅隊旗。

動靜專訪丨首登珠峰的貴州女性黃春燕:下一座山峰,還等著我去攀登

黃春燕登頂的照片,喜悅溢於言表

但我很快就進入瞭一種近乎無法思考的狀態。正如我在書裡寫的,“腦袋緩慢而麻木”。等到反應過來瞭,我的第一個念頭就是,要怎麼才能活著下山。

動靜記者:書裡你寫瞭登山路上的危險遭遇,甚至還見到瞭其他登山者的屍體,當時你也會害怕自己能不能活著下山嗎?

黃春燕:不,當時不會。

登頂之前我經歷過許多痛苦,缺氧,寒冷,艱難的生存環境,身體的病痛都在折磨我,為瞭治病我不得不返回下方的大本營,再趕上去的時候仍然又疼又累,但這種痛苦不是對死亡的恐懼。

在登上海拔7000米的高度,越過這個“門檻”的時候,我在書裡是這麼寫的:

“我對自己說,再這麼拼下去,我會死去。可我的身體卻又不由自主開始向山上移動。我又對自己說,不要放棄。如果能死在這麼美麗的地方,這一世人間,也算沒白來。”

動靜專訪丨首登珠峰的貴州女性黃春燕:下一座山峰,還等著我去攀登

艱難攀登中的黃春燕

我覺得這可能與我的成長經歷有關吧,在很小的時候我就目睹過親人的離世,所以我很小就開始思考生命的意義。慢慢我就覺得,每個人的生命隻有一次,就要讓它更有價值。

所以在登頂之前,我萬分謹慎,無比小心,但絕不怕死,因為我還沒有登頂。而登頂之後我開始害怕死亡,是因為我想著還有下一座山峰等著被我攀登,我還需要繼續走下去。

動靜記者:當初為什麼選擇登山?

黃春燕:其實很簡單,我當時想的就是爬到一個高高的地方,去看在那裡才看得見的風景。

動靜專訪丨首登珠峰的貴州女性黃春燕:下一座山峰,還等著我去攀登

珠峰上的景色,唯有高峰,方見絕景

從現實的角度來說,我傢裡是農村的,背景普通,而我想出人頭地,我有我的野心,我想站在很高的地方,取得一番世人矚目的成就,所以我選擇瞭登山。

動靜專訪丨首登珠峰的貴州女性黃春燕:下一座山峰,還等著我去攀登

珠峰上的黃春燕

我覺得人活著就要有野心,才有動力。人都是會死的,如何讓自己有限的生命在世界上留下印記,在我看來是最為重要的事情。

動靜記者:這樣說來,登山對你而言是一份事業嗎?

黃春燕:不,登山對我來說是一種生活方式。就像吃飯喝水一樣,人每天都要吃飯喝水,但不是把它當一份多麼重要的工作來做。

動靜專訪丨首登珠峰的貴州女性黃春燕:下一座山峰,還等著我去攀登

黃春燕喜歡分享自己登山的瞬間

我在書的後記裡是這麼寫的:“我從小愛讀書。因為愛讀書,所以我去登山,尤其是海拔極高的山,例如珠穆朗瑪。登山和讀書,對於我來說,就是大腦暫停與這個世界以及我自己本身關註後的深度冥想。遠離人群,簡單的生活,放棄對目標的過高期望,留心當下發生的事,用清晰、直接的方式體驗。”

誠然,登山讓我功成名就,像書裡寫的,我遭遇危險,想著的是登山的保險和商業贊助款足夠讓傢裡人衣食無憂。但實際上,讓我喜歡登山更重要的一個原因,是我覺得和山打交道是件很單純的事。

動靜專訪丨首登珠峰的貴州女性黃春燕:下一座山峰,還等著我去攀登

登山讓黃春燕無比快樂

我登山20多年,在山上經歷過無數艱難困苦,可生活裡的無數瑣事其實更加折磨人。相比之下,登山輕松得太多太多。

動靜記者:所以,是什麼驅動你寫下這一本《我的珠穆朗瑪》把這些體驗呈現給世人?

黃春燕:這就用我書裡後記的一段話來回答吧。

“《我的珠穆朗瑪》,寫得太隨性瞭。寫完瞭自己都沒去讀過。怎麼開的頭,怎麼結的尾,自己心裡都沒數。隻知道那些文字,在那個剛剛下山、無比浮躁且無比孤獨的特殊的時間段裡,像是一種發泄。如果不寫出來,我仿佛會被憋死……十幾萬字一氣呵成,關機睡覺。沒有前因、沒有後果,戛然而止。算不上是一部完整的作品,隻是為瞭發泄情緒,不得不寫。”

事實就是如此。

對我而言,登頂珠峰算是我作為登山者的“成人禮”,而這本《我的珠穆朗瑪》,就是我成長的最好註腳。

動靜專訪丨首登珠峰的貴州女性黃春燕:下一座山峰,還等著我去攀登

踏足雪地,眼望天空

專訪結束,黃春燕給人的印象非常深刻。她熱情、真實,對於我的問題沒有任何逃避。在專訪三天前找到她的時候,她正在河北滑雪,摔得全身都疼,而她並不害怕這種痛苦,正如她攀登珠峰時一樣。聽她說,在新書簽售結束後,她將準備去攀登另一座海拔7000多米的山峰,在此衷心祝願她成功。

這位貴州的女性登山人在攀登一座座險峰的同時,也在攀登人生的高峰。當她到達一個又一個新的峰頂,她自己,也成瞭一座山嶽。

如果想瞭解更多有關她的故事,這本《我的珠穆朗瑪》即將在12月30日發售,千萬不要錯過。

來源:貴州廣播電視臺

聲明:本文已註明轉載出處,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刪除!聯系郵箱:news@ersanli.cn

Source: localh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