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兒冷瞭,元旦假期想和朋友在郊區訂個溫泉民宿‘泡泡澡’,打開預訂軟件,看到‘私湯房’一晚房價三千元至八千元人民幣不等,甚至有四合院一晚售價15000元,嚇得我趕緊關掉瞭頁面。”北京朝陽區的王女士對中新經緯稱。

距離2021年元旦還剩三天,不少人選擇去特色酒店或民宿裡“跨年”。據攜程發佈的2021年元旦出行報告顯示,12月中旬已進入酒店預訂高峰期。數據顯示,元旦期間,熱門城市高星酒店價格漲幅均值20%。跨年當晚酒店最貴,部分城市價格漲幅高達35%以上。你還準備去酒店跨年嗎?

01民宿酒店“一房難求”

近日,中新經緯走訪瞭北京市區及郊區的高端酒店和民宿發現,含有“私湯房”“溫泉池”的民宿、酒店不僅一晚價格在數千元以上,特色房型還“一房難求”。

北京三裡屯CHAO酒店的前臺工作人員表示,聖誕節和元旦節期間,2501元/晚的小套房及4608元/晚的大套房幾乎都已預訂滿房。“近期價格有一定的上漲,節日過後價格就會恢復正常,這段時期屬於今年的預訂上升期。”該工作人員稱。北京三裡屯通盈中心洲際酒店的前臺工作人員也稱,元旦期間,售價5萬元以上的總統套房、8千元以上的洲際露臺套房等均已被訂完。

中新經緯查看第三方預定平臺發現,元旦期間,北京郊區多款民宿也已“滿房”。其中,北京京西民宿紫暘山莊內售價9660元/晚的“桐棲”、5710元/晚的“雲間”、5610元/晚的“歸園禪舍”等18種房型顯示已“滿房”。北京昌平區某私湯度假酒店售價8600/晚的房型也顯示已被“訂完”,截至12月28日,平臺顯示僅剩售價2480/晚房型未售罄。

想訂個溫泉民宿跨年的我,看到這個價格默默關掉瞭頁面

高端民宿元旦已滿房

據攜程發佈的2021年元旦出行報告顯示,12月中旬已進入酒店預訂高峰期。數據顯示,元旦期間,熱門城市高星酒店價格漲幅均值20%。跨年當晚酒店最貴,部分城市價格漲幅高達35%以上。具體來看,張傢口高星酒店價格上漲54%;北京高星酒店漲價42%;三亞高星酒店漲價30%等。

值得一提的是,消費者更偏愛溫泉酒店。去哪兒網數據顯示,11月22日以來,國內溫泉酒店預訂量已經恢復至去年同期水平。雖然預訂量尚未超過去年,但是均價已經反超。

02高端民宿那麼貴,從業者卻稱十年才能回本

“北京下第二場雪的時候,我們去瞭京西民宿,六個朋友包瞭一個院子,僅房費就近1萬元瞭。”北京朝陽區的蘇珊對中新經緯稱。

蘇珊介紹道,早在今年國慶節,她和朋友就打算在郊區“爬山”,奈何國慶假期的民宿酒店太熱門,根本預訂不到。“我是10月中旬預訂的潭柘寺附近的民宿,平臺顯示11月的十幾套房子全部滿房,按照能預約的時間,我們選擇瞭12月中旬,一個院子有三間房,每間房售價在3200元左右,一套院子差不多9600元。”

作為互聯網從業者,蘇珊愛旅行,也愛拍照,打卡過不少網紅民宿酒店。在蘇珊看來,售價不菲的京西民宿雖然在配置上都是頂配,但相較於南方其他民宿,價格仍偏高。“我們上周去的那傢民宿,有專門的服務管傢,可以訂餐或訂車,院子裡有露天私湯,可以泡溫泉,吹風機是戴森品牌,馬桶及衛浴也是進口品牌。從品質上看,確實是高標準,但和深圳、蘇州等地同等高端民宿相比,每晚房價還是貴瞭近一半。”

高端民宿一晚售價那麼貴,看起來似乎是一門“暴利”的生意。不過,北京京西某高端民宿酒店負責人阮威對中新經緯表示,從成本來看,高端民宿很“燒錢”。“首先是購置土地,我們隻有70年的使用權和經營權,無抵押權。由於臨近景區,這裡房價一平米在5萬元左右,我們民宿面積約1000平方米,僅土地成本就5000萬元。2017年開始裝修,目前裝修費已超1000萬元。

除瞭大額的裝修支出,每天的人工及用電支出也不少。阮威介紹道,目前他所營業的民宿共9個房間,均包含溫泉池,每天的水電支出至少4000元;兩位持證的廚師每人每天工資500元起,還有保潔、管傢等其他人工成本。“每天營業的最低成本約6000元。若按照每天滿房計算,每天總營收3萬元,除去各項成本及稅費,每年凈利潤最多也就500萬元左右,算下來,我們差不多需要十年才能回本。”

中新經緯在北京紫暘山莊看到,這裡有成片已建好的民宿群,一些施工工人正在對部分民宿進行裝修和維護。一傢中式裝修風格的民宿前臺工作人員對中新經緯表示,前來的顧客一般都是高消費人群,不乏流量明星或導演,有些公司團建也會選擇在這裡,都需要提前預約。“我們的房間價格較貴,但價格相對比較穩定,淡旺季浮動在兩三百元上下。”

值得一提的是,近年來,新註冊的民宿企業也在不斷增多。天眼查專業版數據顯示,以工商登記為準,截至12月21日,我國共有58310傢企業名稱包含“民宿”,且狀態為在業、存續的企業。從地域分佈來看,新增企業數排名前五的省份分別是浙江、陜西、廣東、福建、四川。從註冊資本分佈來看,集中於0-100萬元以上的企業數量最多,從2018年起,新增註冊企業共計48198傢,即近三年新增民宿企業占比82.66%。

03專傢:不宜對酒店房價漲幅作出過度幹涉

景鑒智庫創始人周鳴岐在接受中新經緯(微信號:jwview)采訪時表示,近期民宿及酒店價格大幅上漲主要是因為需求端大於供給端。一是聖誕節及元旦節臨近,受節假日因素影響。二是在以內循環為主的背景下,中高端消費人群無法出國度假,這部分高消費人群回流;三是在疫情防控常態化管理下,人們減少遠距離出行,省內或市郊景區附近的酒店民宿成為剛需。

在周鳴岐看來,酒店或民宿價格上調本身是一種反映供需關系的市場行為。“在供過於求的時期,比如疫情嚴重時,以及旅遊城市的傳統淡季,不少五星級酒店每晚售價僅三四百元,從運營成本支出來看肯定會虧損。而同樣的房間,在旺季和節假日每晚房間售價可達數千元,相差以倍計。在淡季時無人保障經營者的收益,在旺季也不宜對房價漲幅作出過度幹涉。

“需要註意的是,市場監管部門應該重點監管酒店價格是否透明,房間的衛生安全問題,是否涉嫌誇大虛假宣傳等,避免出現品質與價格不成正比的情況。”周鳴岐稱。

北京市煒衡律師事務所律師張宇浩對中新經緯表示,節日臨近,部分民宿酒店通過適當調高價格來平衡全年的利潤比例,此類經營行為或不能構成“哄抬物價”的違法行為認定。“如果相關經營者為瞭達到某段期間內的暴力性獲利,而聯合周邊經營者,超出合理區間大幅抬高價格的;或捏造、散佈虛假或相關信息,刻意造成該地區價格大幅提升超出合理區間的。若出現以上兩種情況時,恐將構成“哄抬物價”的違法行為。”

北京雲嘉律師事務所律師趙占領在接受中新經緯采訪時指出,根據《價格違法行為行政處罰規定》,經營者若存在哄抬價格,推動商品價格過快、過高上漲等行為,將被責令改正,沒收違法所得,並處違法所得5倍以下的罰款;沒有違法所得的,處5萬元以上50萬元以下的罰款,情節較重的處50萬元以上300萬元以下的罰款;情節嚴重的,責令停業整頓,或者由工商行政管理機關吊銷營業執照。

(應采訪者要求,蘇珊、阮威為化名)

文:張燕征 實習生 張瑤

欄目主編:秦紅 文字編輯:李林蔚 題圖來源:視覺中國 圖片編輯:曹立媛

來源:作者:中新經緯 張燕征

Source: localh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