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嶽》中曾說道:“會當凌絕頂,一覽眾山小。”這是來自登上高峰後所看到的美景,以及心中難以言狀的征服欲。

站得高,才能望得遠。征服欲根植於人們的骨髓中,在如今物欲橫流的時代,人們開始思考返璞歸真的含義。

不少人開始熱愛極限運動,挑戰生命中的無限種可能。當攀登瞭一座又一座山峰時,他們享受征服山峰、征服大自然的自豪感和成就感。而當自己征服瞭越來越高的山峰時,他們將眼光望向瞭世界最高峰的珠穆朗瑪峰。

珠峰上的“綠靴子”:24年來數百名登山者路過,為啥無人過問?

尤其是當1953年有人首次登頂成功後,這裡就成為瞭登山者所向往攀登的聖地。不過,有人在這裡實現夢想,有人卻在夢想中失去生命。這是怎麼回事呢?

一、死亡200-300人

珠穆朗瑪峰,海拔8840米,是世界上最高的山峰。自1953年開始,到現在已經有上千人成功登頂,實現瞭這挑戰自我的最高成就。然而,上千人數字的背後,是一組更加觸目驚心的人命。

據不完全統計,如今在此喪生的攀登者就有兩百到三百人之多,並且在這裡他們難以得到落葉歸根的埋葬,陪伴他們的將是厚厚的積雪。傢人就算找到瞭他們的屍體,終究也是無能為力。

這也就直接造成瞭,隻要從東北山脊登上去的探險者,總能在登山的過程中,看到一個又一個身著登山服的屍體。在這23年期間,躺在這裡的屍體,隻增不少,極限運動的背後,是生命作為籌碼,一不註意就會被大雪掩埋,直至生命的消失。

珠峰上的“綠靴子”:24年來數百名登山者路過,為啥無人過問?

而在這些屍體中,最讓人震撼的畫面是,一個身著紅色登山服,綠色登山靴的屍體,在屍體的兩邊還散落著兩個橘紅色的保溫壺,顯然保溫壺中的熱水沒能給屍體一點點熱量。而今,屍體已經成為瞭這裡著名的地標,被人成為是珠峰上的“綠靴子”

之所以能夠成為地標專傢給出瞭解釋,專傢說道凡是在北坡登上珠峰的人,都知道綠靴子的存在,原因是因為就在綠靴子的身旁就有一處可以休息的巖洞。眾所周知,能夠在珠峰上找到一處能夠休息的地方非常不容易。

那麼,著名地標綠靴子到底是何人呢?

二、無人敢去確認他的長相

著名的地標旁時常會有幾個一起攀登珠峰的人,不過哪怕這些人在綠靴子旁邊歇腳,也沒有人鼓起勇氣去翻動屍體,因此埋在雪地中的那張臉,更是沒有人見過是什麼樣子。

珠峰上的“綠靴子”:24年來數百名登山者路過,為啥無人過問?

不過,綠靴子的身份,還是有不少人猜測瞭出來,印度登山者澤旺帕勒哲一名印度的邊防警察。之所以這樣猜測,不是沒有原因的。

1996年 5月,美、英、日等十多個登山團隊在珠峰山下的尼泊爾大本營集合,澤旺所屬的印度邊防警察也在這個行列中。

5月的珠峰天氣比較好,因此也是大多是攀登者選擇的時期。這一天,所有團隊都出發瞭,大傢懷著信心滿滿的姿態上路,然而誰也不知道,等待他們的也許不是榮耀,而是深淵。所有人的預估都出現瞭問題,天氣好,不代表天氣不會變化,尤其是在高海拔的珠峰上,天氣瞬息萬變,根本難以辨認天氣的好壞,憑過往經驗,也更憑運氣。

意外在一瞬間發生,他們遭遇瞭特大暴風雪,8人在這次事故中喪生,永遠的被埋葬在瞭珠峰的大雪之下。8人遇難的消息很快傳瞭出來,一時之間,人們對珠峰的畏懼感更強瞭。而這也是珠峰上發生的遇難人數最多的單次事故,讓人震驚。

珠峰上的“綠靴子”:24年來數百名登山者路過,為啥無人過問?

而根據澤旺的最後行動軌跡來看,他是想在最後時刻躲進巖洞的,但顯然他失敗瞭。最後他隻能蜷縮著身子在這是冰天雪地中,保留生命的最後一絲溫暖。然而,珠峰是無情的,任何一個想要征服它的人都必須得經歷它的考驗。這就像是叢林法則一樣,優勝劣汰。

2015年起,不少攀登者表示沒能看都綠靴子的蹤影,就在眾人紛紛猜測他是否被傢人接回瞭傢,好好安葬的時候,他又再次現身,在消失瞭兩年之後。原來,他並沒能回傢,而是被掩埋在瞭大雪之中,積雪將他的身體覆蓋住瞭。

23年間,數百名登山者路過,為何無一人過問?

三、魂歸故裡終是難以實現

在中國講究落葉歸根的觀點中,人死之後回到故土,好生安葬,方是人完完整整的一生。不然,死後都沒有的一個歸屬地,是對死者的大不敬。24年來,澤旺一直在這裡蜷縮著,紋絲不動。難道他的傢人就不想將他帶回傢中安葬嗎?

珠峰上的“綠靴子”:24年來數百名登山者路過,為啥無人過問?

2011年,也就是澤旺的哥哥廷萊第一次聽說瞭弟弟被當做瞭著名地標後,他難掩痛苦的神情,然而,他們難過弟弟身死珠峰的同時,也更難過他們無法將弟弟帶回傢鄉安葬瞭。

眾所周知,要在數千米的雪山之上,拿回一具屍體,其困難程度難以想象。一個成年人在完全被凍住之後,體重至少會增加到300斤。

在高海拔地區,一個人輕裝上陣尚且變得困難,更何況是帶著一個300斤的重物呢,不管是一人背、兩人抬,都不符合現實。因此,整個營救過程,至少需要依靠6-8人的救援力量,並且這份營救還是在冒著極大的生命危險下進行的。這不僅僅是金錢能夠辦到的,還需要有不怕死的人接招才行。

曾在珠峰大本營工作瞭多年的西班牙醫生莫妮卡說道,在海拔5500米以上的地方,人的身心就會存在損傷,隨著海拔越來越高,低溫癥、凍傷等等病癥就成為瞭跟隨攀登者的病痛。而在此情況下,想要帶走一個300斤的屍體,其要付出的代價可想而知。

珠峰上的“綠靴子”:24年來數百名登山者路過,為啥無人過問?

加之,在高海拔地區,所有的攀登者都得預防一個問題,那就是防止心臟病的突發。也就是說哪怕是一個正常人,在高海拔地區都有可能突發心臟病,這是極其致命的。

既然運送回國的可能性不大,那麼可不可以就地掩埋呢?

這也是難以實現的難題,珠峰上一丁點的體力消耗都是致命的,每一個舉動都會消耗大量的氧氣,而挖坑埋人其中所付出的代價也是不言而喻。這份體力不是每個人都想浪費的,畢竟這背後代表的也許將會是用自己的生命作為代價。盡管澤旺的傢人想瞭各種方法,最終都被珠峰這座大自然的代表所嚇退。

總結

澤旺,註定隻能長眠於此瞭。不過,這也許也是他最好的歸屬吧,想要攀登珠峰,那麼珠峰就留住他一輩子不走,生生世世都在珠峰上。

珠峰上的“綠靴子”:24年來數百名登山者路過,為啥無人過問?

在珠峰上,自救是最重要的保命能力,每一個瀕臨死亡的攀登者,除瞭自救別無他法。哪怕是身邊的同伴想要伸以援手,都難以做到。在生命面前,人是自私的,選擇自己的生命是人本能。因此,不要寄希望於同伴的施救,而是要不斷的提高自救本領。

珠峰上的一舉一動,都猶如在鋼絲上跳舞,隨時都有摔下深淵的可能。一旦遭遇不測,隻能命喪珠峰中,任由屍體風化,就此躺在冰天雪地中。

因此,對自己負責,這是每一位攀登者都要明白的道理。救援不可能,一切隻能靠自己。珠峰的殘忍、人性的殘忍也是在於此。這個世界又何嘗不是這樣的道理呢?立足於世,依靠的也隻能是自己。

圖片來源於網絡,如有侵權,聯系刪除!

Source: localh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