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很多人眼裡,婺源是個神奇的存在。

一個位於江西東北部、贛皖浙三省交界處的偏僻小縣,面積不到3000平方公裡,也沒有什麼名山大川,近些年來每年都吸引海內外千百萬遊客前來觀光度假。單憑這一點,就足以令人驚羨稱奇瞭。

山環水抱,春江花月。遠眺青山蜿蜒,攬一方翠屏可作畫;近觀崗巒翠綠,擷幾片紅葉好題詩。婺源的神奇,最直觀的恐怕就在這方山水瞭。站在江灣東北的篁嶺天街上,領會下八方煙雲絕頂下、四時風光盡不同的奇妙意境,不由得讓人生出一股“此景隻應天上有,夢裡老傢在凡間”的感慨。

白雲青山八百裡,江深竹靜三五傢。婺源山靈水秀,山的綿延和水的蜿蜒,渾然天成。山多不高,但豐滿俊秀,大嶂山主峰擂鼓尖為婺源第一高峰,自古就有“盤踞徽饒三百裡,平分吳楚兩源頭”之美譽。水也多不深,卻風光旖旎,多姿多彩:有的清澈晶瑩,像天真純潔的少女;有的溫潤翠綠,似風情萬種的美婦;有的波光粼粼,恰如飽經滄桑的媼嫗。水,給婺源平添瞭幾多風情。

好山好水必定會滋養出好花。婺源最美的花兒當數婺源女瞭。你看:婺源的“婺”字,拆開來就是一個左手持矛、右手著文的女人;一個能文能武的女人。她是一個樸實無華的村姑,一個魅力四射的美婦,一個慈眉善目的老奶奶。這個隱藏在深山裡的女人,是那樣美麗而清純,古樸又自然。她們“出得廳堂,下得廚房,寫得文章,養得兒郎”,繁衍、養育瞭一代代優秀的婺源兒女。

哪個女人不愛花?婺源女人最愛的是油菜花。“江南油菜花到處有,獨我婺源最神奇。以前的油菜花,隻是傢庭主婦們維持一傢老小生計的生活資料和謀生工具;現在賞婺源油菜花,已成為人們的生活品質和精神追求”,婺源縣委書記吳曙說,遊人之意不全在花也,更在乎山水花天地人一體也。

山水花等自然景觀給人的視覺沖擊無疑是強烈的;但厚重的歷史文化底蘊和極具特色的婺源古民居,給人們心靈和靈魂上的震撼則更為深刻、久遠。

自唐代開元二十八年(公元740年)建縣以來,婺源古屬徽州府,素有“書鄉”“茶鄉”美譽。婺源歷史悠久、人文鼎盛,名賢輩出,星河燦爛。歷代仕宦、鄉賢留下的傳世著作3100餘種,被收入《四庫全書》的172種,1290餘卷。一個山區小縣,竟有如此貢獻,清末林則徐驚呼:“南畿名邑數婺源”!

婺源歷史遺跡遍佈鄉野,有中國傳統村落28個、古建築4100餘幢,是徽派建築的大觀園。大夫第、司馬第、尚書第、天官上卿第——這些造型古樸、韻味獨特的古建築群落,或依山,隱現於古樹青林之間;或傍水,倒映於溪池清泉之上,與梯田雲霧交映成趣,與天然山水遙相輝映,給人以清新俊逸、明快淡雅的美感,既像飛速發展的人類文明,無意間給後人遺落下的一幅迷人長卷;更像是歷史這位最年長的時間老人,留下的“傳傢寶”和鄭重囑托。

走,到婺源看看去!很多人心中都懷揣著這樣的念想。一個人,如果沒有到過婺源,多少是件比較遺憾的事兒。青山不墨千秋畫,綠水無弦萬古琴。難怪那些不遠千裡、遠涉重洋的遊人勞師遠頓來到這還略顯有些偏僻的山野,或凝視,或驚詫,或亢奮,很多人都忘記瞭自己的年齡性別、職業身份和本能的羞澀矜持,甚至忘記瞭天地自我,情不自禁地投入到眼前的世界,享受、融入到婺源這一方山水裡瞭,找到瞭自己心靈的“桃花源”。

文化和生態在這裡珠聯璧合,歷史和現實在這裡交互融合,人與自然在這裡和諧相處甚至“合二為一”——婺源,神奇的婺源。(鄭少忠)

來源: 人民網-人民日報海外版

Source: localh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