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日得閑,蒙承好友相邀,到附近一處景觀之地遊玩。此景觀之地名曰紫雲書院。據說在宋代有一位先生在此開館教書,因此得名。

紫雲書院位於襄城縣的紫雲山上,在登山之中我就在想,當時的人們求學之路是多麼的辛苦。現在走的路已經比較寬闊,想象一下當年的人們缺少各種資源的情況下,怎麼在這裡生活?

紫雲書院的記憶

來到書院門前,看到的是古樸的建築,從外觀上看,好像是後來翻新過的,既便如此,當身臨其境的時候,也能夠感受到些時間滄桑的厚重。這一種感覺,好似是一種人的本能,周圍的環境很容易讓人據此產生出遐想。

一些影視劇中相似的鏡頭,讓思緒中產生瞭一些穿越時空之感。那些古建築好像能夠觸動人體內的某些基因,很自然的就在內心中產生瞭共鳴。

紫雲書院的記憶

隔著門拍下瞭幾張照片,以此留念,在拍照的時候,頭腦中閃現出許多的想法與念頭。那些念頭中有好奇也有敬重,好奇這裡曾經生活著一群求知的人,不知道在他們的頭腦中對知識的定義是什麼?

也許那個時候的人們並不知道什麼是知識,在他們的意識中,更多的是修身齊傢治國平天下的概念。那些文化滋養著一代又一代生活其中的人們,生生不息

紫雲書院的記憶

轉到書院的背後,看到的是一處長長的臺階,一看就知道這些階梯是新修建的。已經比較疲憊的我看到這麼長的臺階有點想放棄,可是又覺得心有不甘。

彼時我就在想為什麼自己會有這樣的想法?那些曾經住在這裡的人一天也不知道走幾次難走的路,現在有瞭修好的路,還有不願意往上爬的念頭產生。是我自身的懶惰產生瞭畏難情緒,還是年齡逐漸大的原因,讓我沒有瞭攀登高處的動力。

紫雲書院的記憶

在經過瞭一些內心掙紮之後,我決定要征服面前的階梯。當這個決定下瞭之後,身上的那種疲憊之感也好像減弱瞭一般。雖然幾位朋友沒有一個人願意同往,也沒有讓我打消攀登的決心。

當我一步一個臺階的爬到頂峰的時候,那種眺望遠方的舒暢讓我疲憊之感頓時消散。站在高處回看走過的臺階,儼然是兩個風景,一個是沒有走過的路,一個是已經被自己的堅持征服的路。

紫雲書院的記憶

來到高處,隻見高臺之上有一座老者的雕像,四個金字“萬世師表”刻紅石之上顯得格處耀眼。從紫雲書院的由來,到這個雕像矗立在這裡,讓我看到瞭一種精神傳承的力量。

如果沒有這位李敏先生在此教學傳播文化,又怎麼會有紫雲書院的落成。假如說是某一位修行的和尚和道士在此落戶,就可能不是書院之名,而是會以某某道觀或者是某某寺院來命名。

紫雲書院的記憶

也許前人並沒有意識到自己的選擇會對以後的人們會產生什麼影響,他們隻是把自己的事情做好。也正是有瞭他們專心做事情的態度,才讓後來的人們產生瞭敬重之情。

雖然紫雲書院不是什麼有名的景區,甚至連門票也取消瞭,但是仍然會吸引著一些遊客到此觀光。據友人說,今天的紫雲書院比以前的占地大多瞭,原來這個地方什麼風景也沒有,隻有書院門前的一片竹林。

紫雲書院的記憶

能有今天的規模,對於今天的人們來說,不僅是為瞭紀念這些名人,更多的是為瞭弘揚一種人生態度,還有求知奉獻的精神。山仍然還是那一座山,因為有瞭一個人在這裡做的一些事情,如今已經改變瞭人們對它的認識。

由此來看,決定人命運的不是在於你當時做瞭什麼樣的事情,而是在於你做的這些事情是否幫助到瞭別人。如果從一個更高的角度來看,不僅是幫助瞭別人這麼簡單時候,而是這件事情的意義是否值得歲月流逝的檢驗。

紫雲書院的記憶

有的人一生都在幫助別人謀私利,即使他青史留名,也是一個反面角色。似蔡京、童貫、高俅、秦檜這些奸佞之臣,縱然在當時擁有無上的權力,在歷史的評判中,也會被釘在恥辱柱上被人唾棄。

反觀這位李敏先生,雖然曾任尚書大夫一職,在蕓蕓眾生中不過是一粒塵沙。因其在職之時為官清廉,亦能授業與人,在此深山之地,開辟出一片清靜之地,來給人們耕耘精神傢園,此舉乃利國利民之根本的體現。

紫雲書院的記憶

一路走來,在睹物思人的感概之餘隨手拍下舊跡古景,也不枉走此一遭,雖比不得名山大川之風景,也有些古蘊藏於其中。看那些牌刻石雕,乃是後人來此瞻觀留跡為憑。瞧這二柏三石一孔橋舊址石刻,與那某景之處的諧音有異曲同工之妙。

由此來看,古人的智慧隨處可尋,即便是一些名不見經傳的山野之地,也藏著曾經的士大夫氣質。紫雲書院座落在紫雲深山之地,正應瞭那一句~山不在高,有人則名的詩句。對紫雲書院的記憶,我想會隨著時間的流逝而日久彌新,若是有緣,會重登此山。到那時或許會生出故地重遊之溫情,再觀此文,猶有回想今日之慨嘆。

紫雲書院的記憶

圖片來自實景拍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