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爾寺的狗

轉發夫人的一篇文章:塔爾寺的狗

作者:半夏

冬日的夜晚,行走在街上,空氣有點冷冽,一隻流浪狗在前面疾速奔走,不知道它要趕向何方,哪裡是它的傢園?

也許是同樣的冷冽,才會讓我想起那個夏日的午後,因為是高原地帶,天氣有點冰涼,短袖外面還要套上一件秋天的外套。飛機降落西寧已經是下午四點多,趕到塔爾寺,已經是五點多,寺廟已經停止售票。史師傅安慰我說,明天的行程會路過一座寺廟,在山頂,香火鼎盛,到時可以去參觀。

我不以為然,塔爾寺是我計劃的大西北遊的第一站,不是因為它是中國第二大藏傳佛教寺廟,而是因為一位母親。

藏傳佛教格魯派的創立者宗喀巴幼時離傢赴藏學法,多年未歸,其母思兒心切,叫人捎信一封,宗喀巴為佛教決意不返,回信說:若在我出生的地方,修建佛塔,就如同我見面一般。其母就和其他信徒在此修建瞭一座塔,後來就變成瞭現在的寺廟。這種拳拳愛子之心,普天之下大同,不分古今,令人感慨良多。

我執意要參觀的另一個原因就是“住在佈達拉宮,我是雪域最大的王,流浪在拉薩街頭,我是世間最美的情郎”–倉央嘉措,他的靈骨塔就在這寺廟裡,為瞭他那留給人間的美麗的詩,我也要去憑吊一下。

我就跟史師傅說,即使停止售票,你也把我們送到門口,讓我就呆在外面看看也好。當我們踏進檢票口的時候才發現,五點過後停止售票,檢票人員也下班瞭,大門是敞開的,其實也就是說五點過後可以免票入園瞭,這個發現讓我失落的心轉為驚喜。

寺廟的建築是藏廟的風格,到處可見虔誠朝拜的信徒,他們匍匐在地上,雙手合十,一絲不茍,表情莊嚴,令人悄然起敬。

瀏覽瞭幾個園區,看完瞭酥油花和堆堆繡,準備返回時,迎面走來一隻狗,毛很幹凈,身軀矯健而略帶清瘦,它就停在我面前,攔住我,一時讓我木然,這隻狗為什麼攔住我?我凝視著它,隻見它那一雙美麗的狐貍眼睛盯著我手裡的餅幹,原來它是跟我要食物。好生奇怪的狗,以一副高貴的姿態站在那兒,不搖尾巴,似乎它不是在求我施舍,而是它施舍我機會去供養它。

前兩個星期,當朋友圈裡別人在分享塔爾寺燃燈節盛會時,我又想起瞭寺廟裡的那隻狗,他那王者般的姿態,以及那抹往寺廟深處走去的孤獨身影。

轉發夫人的一篇文章:塔爾寺的狗

Source: localh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