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江南,江南醉

攝於甪直古鎮

江南,大約是這世上最中國的地方,而水鄉古鎮則是這世上最江南的地方。青磚黛瓦,小橋流水,還有那點綴其間的桃紅柳綠,組成瞭一幅幅水墨丹青,回蕩在千千萬萬炎黃子孫的夢裡,縈繞在萬萬千千華夏兒女的心頭。這水墨,最是寫意,清雅淡然,韻味十足。一面白,一縷黛,一灘碧,一抹綠,一點紅。簡簡單單,寥寥數筆,卻把個夢裡故鄉躍然紙上。

醉江南,江南醉

攝於朱傢角

看慣瞭西北的大漠黃沙,雪山草原,驟然闖入江南,被這眼前的水墨禪意所吸引,如久在鄉下的孩子陡然間走進大都市,一切都那麼新鮮新奇,讓人移不開眼。

醉江南,江南醉

沿著青石板的小路,想象著行走在畫中,流連忘返於琳瑯滿目的古鎮小店中。尋著誘人的美食香氣,穿梭於古老窄巷中,探尋著每一處秘境。

醉江南,江南醉

攝於千燈古鎮

醉江南,江南醉

每一次轉彎都與一道佳境不期而遇。踏上圓拱的青石小橋,與自己的倒影打個招呼,問一聲安否?遠處傳來吳儂軟語織成的歌謠,伴隨著“嘎吱”的搖擼聲,載著一葉扁舟,自天邊悠悠蕩蕩而來。

醉江南,江南醉

攝於朱傢角

與西北的荒蕪相比,這裡恍若天堂。悠然寧靜、溫潤如玉,任時光在指尖緩緩劃過。一切都那麼的歲月靜好,仿若舉著油紙傘款款而來的少女,溫婉嫻淑、恬靜淡雅,而她的身後,是“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樓臺煙雨中”,是“楊柳岸,曉風殘月”。若是在西北,那少女多半策馬疾馳,仗劍天涯,一襲紅衣在疾風中獵獵作響,她的身後,是“大漠孤煙直,長河落日圓”,是“走馬川行雪海邊,平沙莽莽黃入天。”

醉江南,江南醉

攝於拙政園

這裡的色彩,沒有西北那般濃烈熾熱,卻有著它獨有的溫文爾雅。這裡的風,不像西北那般狂野嘶吼,而是輕輕柔柔,如女孩子溫柔細膩的雙手。這裡的陽光,不如西北那般奪目刺眼,而是溫溫柔柔,和煦溫暖。

醉江南,江南醉

如果說西北是杯火辣燒喉的烈酒,那麼江南便是那杯清香四溢的醇酒。如果說西北是狂傲不羈的刀客,那麼江南便是彬彬有禮的文人墨客。如果說西北是金戈鐵馬的疆場,那麼江南便是風花雪月的溫柔之鄉。大漠黃沙下埋瞭多少枯骨,青石板的小路間便藏多少古老的故事。

醉江南,江南醉

攝於留園

“天下風雲我輩出,一入江湖歲月催”是西北的豪情。“二十四橋明月夜,玉人何處教吹簫”是江南的柔情。豪情與柔情,到頭來不過人間一場醉。

醉江南,江南醉

江南好,風景舊曾諳;日出江花紅勝火,春來江水綠如藍。能不憶江南?江南是一種文化,一種意境,一種詩情,一種畫意,一種韻味。它蘊含在山水花木月夜晨昏之中,在雨露嵐霧中纏綿,有著禪意般的美麗。

醉江南,江南醉

清晨,薄霧籠罩著這夢裡水鄉。水如鏡,景如畫,迷瞭眼,靜瞭心。那粉墻黛瓦之後,隱隱傳來絲竹之聲,綠水中一葉葉扁舟中飄蕩著歌謠。我想那大約是昆曲,或是蘇州彈評,唱盡人間悲歡離合,卻如此從容不迫。

醉江南,江南醉

清風拂過,唱出空靈而悠遠歌聲的是千年古剎屋簷下那一串串風鈴,暮鼓晨鐘是這歌聲的伴奏,就這樣唱瞭千年,往後的歲月裡,大約還要唱上千年。

醉江南,江南醉

攝於寒山寺

醉江南,江南醉

待到夕陽染紅瞭天,坐在木船上搖曳,與水中倒影邀約,心中滌蕩這一刻,隱隱聽到綠楊陰裡傳來的悠揚笛聲。

醉江南,江南醉

水是江南的魂,縱橫交織的水網,如同縱橫交織的道路,讓來自久旱之地的人無不艷羨。杏花煙雨江南,是東方的威尼斯。“一江煙水照晴嵐,兩岸人傢接畫簷”,是最美的詩意。“畫船兒天邊至,酒旗兒風外颭”,讓這詩境畫意活瞭起來,喧鬧瞭起來,平添瞭幾分人間煙火之氣。

醉江南,江南醉

閣樓上一串串紅燈籠,如同點睛之筆,是水墨之中的一抹亮麗。到瞭夜深人靜之時,點點紅光如墨色之中的寶石,照亮閣樓,印在水中,也印在每個人的心裡。燈如晝,夜闌珊,不知醉瞭幾度春秋。

醉江南,江南醉

攝於山塘街

喧囂漸漸隱去,隻剩下風在枝葉間低語。暗香浮動間,飄來的是桂花香。月色朦朧中,將水鄉籠得飄飄渺渺。剎那間,山醉瞭,水醉瞭,月醉瞭,影醉瞭,樹醉瞭,花醉瞭,青石小路醉瞭,粉墻黛瓦醉瞭,彎彎的拱橋醉瞭,柳葉扁舟醉瞭,千年古剎醉瞭,時光醉瞭,歲月醉瞭,人,亦醉瞭。

醉江南,江南醉

攝於獅子園

by索倫高娃/原創作者

Source: localh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