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本文章照片所拍攝的時間皆為1932年的夏季。一些外國旅人帶上他們手中的相機,記錄瞭由河南省黑石關一路向西前行,最終到達甘肅省會蘭州城途中的所見所聞

前期回顧:

1932年舊照中的河南:洛陽城古跡無處可尋,函谷關道路崎嶇

1932年鏡頭下的陜西:古都西安保存完整,華陰西嶽廟遭受重創

1932年舊照中的陜西:永壽的熱鬧集市,長武的落魄洞窟寺院

1932年舊照中的甘肅:難尋餐館的涇川,定西縣城遇親日知事

1932年手繪的旅行地圖

本期共選取拍攝於陜西省的10幅照片,從甘肅的涇川出發一路西行,沿著曾經左宗棠主持下修建的官道,翻越六盤山與青嵐山兩座山峰,最終抵達甘肅省省會——蘭州。

1932年舊照中的甘肅:難尋餐館的涇川,定西縣城遇親日知事

民國地圖中的涇川——蘭州一線

1932年的甘肅紀行

1932年舊照中的甘肅:難尋餐館的涇川,定西縣城遇親日知事

甘肅官道

從長武縣城出發大約行進三十裡後就會來到陜西與甘肅的交界之地-窯店驛。小鎮的正中位置立有一塊十分顯眼的牌子,這裡距離已經走過的西安有四百四十裡,而距離還沒有達到的蘭州城則還有九百七十裡左右。幾十年前清朝左宗棠將軍在主持甘肅的時候提出過一個宏偉的願景,以甘肅為中心將幅寬五十間的管道修至各個地方,而其中最東邊的起點就是眼前鏡頭中的窯店驛。道路的兩旁種滿瞭各類樹木,多年的生長使他們各個都能達到三尺之高。

1932年舊照中的甘肅:難尋餐館的涇川,定西縣城遇親日知事

涇川西關

涇川當時是一座擁有七千左右人口的縣城。城中聳立著一座基督教堂,大的報時臺無論在城內的哪個位置看上去都十分的顯眼。在此處一共停留的三日中,雖然有著幾傢為數不多賣米的店鋪,但供旅人吃飯的菜館卻一傢都沒能找到,最後眾人隻能在馬驛內解決期間的食宿問題。

1932年舊照中的甘肅:難尋餐館的涇川,定西縣城遇親日知事

官道上的羊群

左宗棠將軍當初主持修建瞭綿延數千裡的官道,在民國時期依然是從蘭州出發去往西安的重要道路。然而隨著時代的變遷,官道的一部分已經成為農田,而另外一部分則被軍閥所占據,改造成為給汽車通行的水泥道路。一系列的滄桑巨變不由地讓人感慨萬千,而羊群卻在一段廢棄的官道上無心地吃著嫩草。

1932年舊照中的甘肅:難尋餐館的涇川,定西縣城遇親日知事

平涼縣關帝廟

眾人來到瞭早已期待已久的平涼縣城。當時這裡擁有著2萬左右的人口。一場雨後,縣城的街道像是被重新洗刷瞭,柳木也像是在得到滋潤後煥發出瞭生機。縣城東側的入口便可以看到關帝廟。原本想著這是一座多麼美麗輝煌的廟宇,然而現實卻是當時整座關帝廟被一支軍閥部隊所占據,無法進入參觀的眾人隻好不舍得離開。

1932年舊照中的甘肅:難尋餐館的涇川,定西縣城遇親日知事

駝隊

從瓦店驛出發向右前行,便是自古以來連接中原地區與內蒙草原地區的寧夏道。在附近山間的平地處,許多駝隊都在其中穿梭往來,人們可以聽到綁定在駱駝身上的鈴鐺所發出特有的悅耳鈴聲。

1932年舊照中的甘肅:難尋餐館的涇川,定西縣城遇親日知事

運輸土佈的馬群

在甘肅省隆德縣正好遇到瞭由西安前往蘭州馬隊,馬的數量大約有20-30匹左右,他們熟練地穿梭於山谷與平地之間。通過搭話詢問,得知六盤山已經在前方不遠處的位置。

1932年舊照中的甘肅:難尋餐館的涇川,定西縣城遇親日知事

跨越六盤山

這裡是古代絲綢之路東段北道的必經之路,同時也是遊牧文明與中原文化的交界處,自古以來多有戰事發生於此。同時這裡在幾百年前也是成吉思汗別宮。

1932年舊照中的甘肅:難尋餐館的涇川,定西縣城遇親日知事

山腹的關帝廟

聽聞翻越六盤山需要向上攀登二十五華裡,抵達眼前的關帝廟後路程還沒有行進到一半,之後攀登到頂端大概還需一個小時左右。關帝廟周圍的山坡上開滿瞭各樣的野花野草,雖說是盛夏7月,但關帝廟內看門的老者依然還穿著厚厚的皮衣。

1932年舊照中的甘肅:難尋餐館的涇川,定西縣城遇親日知事

途中村莊

翻越六盤山後便可以感受到一種完全不同的氛圍。人們的生活方式很大程度上取決於周邊的地勢,村莊每戶人傢的房屋構造無論是柱子還是屋頂,無一不訴說著每當深冬時節的來臨,酷寒所帶來的威力。之後的寒冬姑且不說,村莊在眼下急需要解決的是極度缺水的困難。

1932年舊照中的甘肅:難尋餐館的涇川,定西縣城遇親日知事

雨後的青嵐山

已經是從平涼出發的第七日,眼前的青嵐山成為不得不翻越第二座山峰。一場降雨已經結束,原本以為會因為泥濘不堪而變得難以攀登的山路卻並沒有想象中的艱難。

1932年舊照中的甘肅:難尋餐館的涇川,定西縣城遇親日知事

臨近省城

在翻越六盤山與青嵐山後重新進入地勢平緩的地區,在行進不遠處便來到瞭定西縣城。但這裡給人留下的第一印象並不算太好,從東關進入城內的眾人被所有留宿的旅館全部拒絕,店門口還貼有許多排外的海報。最終一行人來到縣廳,因知事曾經去往日本留學的經歷,十分歡迎地招待瞭他們一行人。

1932年舊照中的甘肅:難尋餐館的涇川,定西縣城遇親日知事

省城附近的旌表門

離開定西縣城已有4日之久,在向省城的推進過程中,越發能感受到前清文化所彌留下來的影響。來到當時地圖上都沒有任何標註的稱溝驛鎮,看到瞭一座石旌表門橫跨在路中央的位置,鏡頭前一隻瘦骨嶙峋的狗有氣無力地癱倒在一旁。通過此地,蘭州城也越來越近瞭。

結語

如今再看,這些已經是80多年前所發生的往事,在這些曾經的舊照中,一個既熟悉又陌生的甘肅再次出現在我們眼前。

下一期,我們的故事將會在1932年的蘭州城及其周邊展開

1932年舊照中的甘肅:難尋餐館的涇川,定西縣城遇親日知事


歡迎關註小郭曾曰百傢號,更多內容可在個人主頁內查看。

Source: localh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