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瞭二道白河天已經黑透,森林躲進瞭燈光的後面,眼前一片燈火輝煌。俗話說民以食為天,到瞭地方主人早已為我們預備瞭飯店。此時吃什麼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們到達瞭目就地。我這個人向來對吃喝不是很挑剔,小時候養成的習慣吃飽就行,所以面對一桌子的飯菜感覺有點茫然是從。

不一樣的口味,長白山之行,一日三餐讀的不僅僅是好山好水

東北人喜歡吃燉菜,最著名的就是酸菜豬肉燉粉條和小雞燉蘑菇。同樣是東北,一樣的山脈一樣的河流,吃的也都差不多。隻有水煮魚是南方的菜。因為牙齒的緣故我喜歡吃豆角,特別是九月青燉排骨。桌子上正好有這道菜。一吃我才知道原來是黃金豆燉排骨。黃金豆的口感要比九月青好!而且沒有柴禾,吃起來更滑順。我不是美食專傢,充其量是二流吃貨,我悶頭吃豆角,耳朵聽同學們的寒暄。

不一樣的口味,長白山之行,一日三餐讀的不僅僅是好山好水

昨天發瞭一篇去二道河森林遊的文章,馬上就有網友提醒我介紹一下哪裡有什麼好吃的,一語驚醒夢中人,因怕下一篇文章與第一篇雷同,我正愁沒有下文呢?網友的提醒立刻打開瞭我的思路,還是說一下我們吃啥吧。因為婚禮要在第二天中午舉行,我們還有一個上午的時間。應另外一個老同學的盛情,昨晚我們又吃瞭一頓跟“吃喝”無關的燒烤,怎麼說呢?四五年沒見面瞭,每個同學都有一肚子的話,趁這樣的機會哥幾個姐幾個嘮點知心嗑兒,傾訴一下肚子裡的苦水。

不一樣的口味,長白山之行,一日三餐讀的不僅僅是好山好水

20元一隻的烤鴿子竟然掏走瞭老同學560多元,我心裡直犯嘀咕怎麼這麼貴呀?然而在老同學不動聲色刷微信的表情中,我讀到瞭超出金錢之外的友誼和真誠。畢竟不是年輕人瞭,一躺在床上就要等待天亮。朦朧中我仿佛還在傢鄉,還是懵懂的少年時代!除瞭感覺長白山的空氣有點涼外,其他的跟傢鄉的一樣。

不一樣的口味,長白山之行,一日三餐讀的不僅僅是好山好水

第二天我和另外三個人溯河而上,聽說不遠處有個美人松公園,站在上面的觀景臺上可以看到長白山最高峰。之前東道主在同學群裡經常發二道白河的照片,那時候我對這裡還沒有一個完整的印象,感覺二道白河應該在城市之外的某一個神秘的地方。他照片上公園裡的鴛鴦和野鴨子總有些不真實的感覺。然而我錯瞭,二道白河不但就在城裡,而且那些野鴨子就在我們的眼前,就在一條夢一樣的河流和風景裡。

不一樣的口味,長白山之行,一日三餐讀的不僅僅是好山好水

清晨的陽光照在二道白河邊兩旁的樹梢上,濤濤的河水發出隆隆的聲響,兩岸的樹木姹紫嫣紅,透過樹梢露出的別墅泛金流,我選擇不同的角度拍瞭很多照片,每張照片都是一副精致的山水畫,每一次駐足都令人長久回味。二道白河鎮是一座新興的旅遊城市,雖不大但很有特色,是長白山風景區的門戶。凡是登長白山的遊客一般都選擇住在這裡入住。我們延河一路向上很快就到瞭美人松公園,一打聽因防火戒嚴期觀景臺封閉,我們無法登臺眺望長白山主峰,但我們還是不死心,還想碰碰運氣。

不一樣的口味,長白山之行,一日三餐讀的不僅僅是好山好水

結果守門的沒有讓我們進,我們隻好原路返回。反正離開席還有一段時間,姑且我們就隨便走走,路上我們見到瞭很多山核桃,但沒法拿又扔瞭。聽同學說在我們沿途的路上隨便停下車就能撿到一麻袋核桃,因為林子裡到處都有核桃樹,還不是楓葉最好的時候,但這裡的楓葉基本紅瞭,核桃樹的葉子是黃色的,在整個森林的色彩中色調尤其突出,給人以溫暖。

不一樣的口味,長白山之行,一日三餐讀的不僅僅是好山好水

我們幾個仍然在探討吃的,看到路邊杖子上的豆角每人個都叫它的名字,一個說他愛吃面豆角;一個說她不愛吃九月青;另一個說那種又細又長得都考最好吃。當問起它的名字時,一個個大眼瞪小眼都說不上來瞭。就像一個不會外語瞭老外,遇到一個三流翻譯連比劃代解釋就是說不出來名字,爭辯瞭一氣還是沒有想起來,大傢隻好轉移話題。突然間有人說出瞭“架豆王”三個字,每個人腦袋裡的疙瘩瞬間解開瞭,大傢便相視哈哈大笑起來。

不一樣的口味,長白山之行,一日三餐讀的不僅僅是好山好水

時間是不停頓的河流,就像這二道白河一樣一瀉千裡。參加完瞭同學兒子的婚禮我們就算完成瞭使命,立刻打道回府。慶幸的是中途還有個觀景臺,我們如願以償看到瞭長白山白色的主峰!有時候人生就像在寫一部書,每一個章節都有一個特定的主題,其他的再好也都是為主題服務的。當有人問我這次長白山之行有什麼收獲時,看瞭我的章你就會明白,其實,生活的一切都是表面的,隻要內心有溫度,眼前就會有色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