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種魅力是印度獨有的,那就是文化活化石般的古老觀念。(古老不是窮,像非洲各國倒是也窮,但文化的豐富程度遠不及印度,更多是原始)這種冒險刺激的感覺尤其令人好奇和新鮮,我想20世紀初期那些紛紛來華的外國人也有這種感覺吧。

強奸和其他一些惡性事件隻是這個古老社會的組成部分,如果你去新加坡去香港,被強奸的風險降低很多,然而那種冒險刺激和原始粗陋的感覺也體會不到,這是一個硬幣的兩面而已。

必須要認識的是,印度和中國一樣,也是地域廣大,民族和文化繁雜的大國,而且貧富差距更加巨大,有什麼匪夷所思的新聞也不能以偏概全,隻有親自走一走才知道真實情況。如今很多vloger會上傳印度旅遊的經歷,大部分還是很真實的,大傢完全可以自己看看。

就我個人而言,體驗最愉快的是在佈巴內斯瓦爾的paradeep港,那裡的海岸線還保留原始狀態,除瞭賣水果雪糕的小推車,啥建築沒有,倒是岸邊大片的樹林蔚為壯觀,由於海邊多鹽堿地,一般很少樹木生長,然而這個地方靠近河口入海處,河水與海水涇渭分明,一黃一青,淡水的力量大過海水,所以海水靠不瞭岸,海岸邊的樹木也得以旺盛生長。有一次晚上去海邊,沒有任何燈光,我開著手機燈在沙灘深一腳淺一腳走,四周一片漆黑,看不見遠處的海水,卻能聽到滔天巨浪在呼嘯,我既害怕不小心被海水卷走,又想盡可能靠近感受大海的威嚴,那種驚險刺激很難忘記。

我們居住的地方是一個別墅的三層,一層一般都是車庫,二層是房東一傢三口,三層頂上是個大露臺,上面可以晾衣服,早晚時分,微風吹過,空氣幹凈又溫暖,周圍的樹冠高度恰好到達屋頂,鳥兒叫猴子跳,充滿大自然的野趣,於是晾曬衣服就變成我最享受的一件事。

除瞭這些自然環境,最獨特的享受是印度仆人的服務。印度人作為最忠實溫順的仆從,在幾百年前就為人所知,這些性格優點至今還有保留。先說我的司機,他叫巴佈babu,四十二歲,人幹巴瘦,留著印度人特有的小胡子,眼神很清澈,話很少,在印度人裡面少有的靠譜,作為一個司機,白天12小時待命,說幾點過來就幾點過來,從沒遲到過。第一次見面是他去100公裡外的機場接我,由於隻有我一個中國人,所以他很快就認出我來,過來殷勤地幫我提著行李,然後沒有自我介紹沒有寒暄,我就這麼上瞭他的車。他喜歡光著腳開車,一路狂奔,我試圖講話,然而他不光聽不懂英語,連印度語也聽不懂,因為這個邦的語言是奧利薩語,我也是醉瞭。沿途看到一條壯觀的大河,我很好奇,示意他慢點開,他直接給我停下瞭,讓我拍照,原來他還很善解人意。我們的工作是監督港口卸船,協助清關,確保來自中國的進口設備完好無損上岸,順利被放行。於是,巴佈經常開車帶我往返港口、海關和住處,資料不齊或者臨時有變的情況很多,需要一趟趟往返,巴佈從不會表現不耐煩,總是很幹脆的一句yes,sir!當我離開港口時,給瞭他200盧比的小費,他雙手合十表示感謝,搖頭晃腦的表情很可愛。還有一位是房東幫忙給找的的女仆,她住附近村子裡,每隔一天上門負責打掃房間。印度人擦地板都是爬在地上用毛巾擦,每次我都感覺很不好意思,然而她的工作態度確實很贊,不光把衣服給整理好,鞋子擺好,還能把地面擦得一塵不染。有一次廚房太臟瞭,多給瞭她50盧比,她把廚房也弄得很幹凈,這種體驗在國內還真的不好找。

當然瞭,以上這些對遊客來說可能體驗不到,畢竟走馬觀花沒法建立長期關系。不過新冠疫情過後,印度還是值得一去的,聰明勇敢的人從來不會因噎廢食。女生在男伴陪同下也是可以有選擇性旅行的,別去偏遠村落,別去城市郊區,無業遊民晃蕩的地盤,大概率還是安全的,有些強奸案件的發生往往是受害人在印度待久瞭失去警惕,不小心落單導致的,還是要註意規劃路線,安全第一。

Source: localh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