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年的旅行有點“瘋狂”,今天聊點不一樣的,自揭一下“傷疤”,就從下面的這張圖開始聊起吧。

坐飛機旅行最煩人的做法,我就曾踩雷,丟人丟大瞭

每到年終歲尾,我們都會收到各種“總結”,比如各手機軟件的全年“賬單”,特別是購物賬單,一看嚇一跳。大傢都有兩個疑問,我哪來的這麼多錢?我咋花瞭這麼多錢?扯遠瞭,我也在看這個某程的旅行網站的“總結”,我飛瞭這麼多次數嗎?有點敗傢的意思。今天要說的是,坐飛機時,最讓人生厭的做法。

坐飛機旅行最煩人的做法,我就曾踩雷,丟人丟大瞭

第一個令人生厭的做法是排隊登機的“插隊族”。排隊登機插隊的現象並不多見,我隻見過幾次,還都不是“老弱病殘”,恰恰是中年人。一次飛寧夏的銀川,乘客們早早排起瞭長隊,等到開始登機的時候,一位穿著光鮮的大哥打著電話,輕描淡寫地蹭進瞭隊伍的前排,毫無違和感。我就佩服這樣人的心理素質,全然不顧周圍的蔑視。本次從哈爾濱飛海口時,兩位中年女士又在登機時,想要混進前排隊伍,正在給乘客噴消毒洗手液的機場工作人員,早用餘光瞄著她倆,輕聲說,後面排隊。兩人裝著恍然大悟的樣子,不情願地到後面排隊去瞭。

坐飛機旅行最煩人的做法,我就曾踩雷,丟人丟大瞭

登機排隊插隊的現象,還是工作人員制止比較妥當,乘客制止易引發口角。記得一次在國外旅行時,排隊登機方式很有意思,飛機座位靠後的乘客排在前面,座位靠前的排在最後。這樣登機後,先登機的乘客徑直走向最遠端,聰明地解決瞭一兩個人忙著放行李箱,堵住瞭整個通道的現象。希望以後的國內航班,也能推廣普及這樣的登機排隊方式。

坐飛機旅行最煩人的做法,我就曾踩雷,丟人丟大瞭

第二個令人生厭的做法是所有乘客等最後登機的少數人。有時會在登機後,好久沒動靜,就為瞭等幾個不緊不慢的乘客,姍姍而來的遲到者,會引發機艙乘客的強烈不滿。我說個我的糗事,想起來就臉紅。那是多年前的單位去海南旅遊,我是領隊。返程回哈爾濱時,兩個同事起大早去海鮮市場買瞭螃蟹大蝦,用泡沫箱加冰打包,準備帶回傢。到瞭機場才知道,這些大泡沫箱既不能帶上飛機,也不能正常辦理托運。

坐飛機旅行最煩人的做法,我就曾踩雷,丟人丟大瞭

我這兩位同事每人花瞭800多元錢買的海鮮,值機工作人員建議去貨運看看。時間緊張,我陪著他倆扛著泡沫箱,跑去1公裡以外的貨運站詢問,結果還是不行。最後隻有兩條路,一是就地丟棄,一個是安排當地朋友取走。兩人滿頭大汗,面面相覷,無奈,隻好打電話給入住酒店的老板來機場取走,給老板都樂壞瞭,連說謝謝。可這時登機口已關閉,機場特夠意思,特意派瞭一輛電瓶車送我們登機。當電瓶車一路疾馳,到機場跑道上並排停放的幾架飛機前,司機回頭問我們,你們是哪個飛機?我們瞬間崩潰瞭。登機的那一刻,早已不耐煩的乘客發出陣陣噓聲,讓我的臉一直紅到瞭耳根。

坐飛機旅行最煩人的做法,我就曾踩雷,丟人丟大瞭

飛機起飛後,那兩個傻老爺們癡癡地望著窗外,心情復雜地在心裡和大蝦、螃蟹們永別。篇幅所限,先說兩條。寫著寫著,我已經羞愧不堪,我明天繼續“反省”吧。

Source: localh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