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讀丨“冒險”不是極限運動,超越自己才是

評論君說

當你站在峰頂回頭看,你就會明白,我們能戰勝的,隻有我們自己。

夜讀丨“冒險”不是極限運動,超越自己才是

作者 |刀哥

又一個“冒險傢“出瞭事故:現年30歲的冰川探險傢王相軍墜入西藏的冰川瀑佈以後失蹤,至今已經超過8天,有點戶外知識的人都能判斷出:這個網名叫“西藏冒險王”的年輕人,很可能已經遇難。網上眾說紛紜,有哀悼,也有不理解和反對。

因為個人愛好和職業關系,筆者經常接觸到一些極限運動領域中的知名人物,也會瞭解到很多關於這些項目的偏見。

在一般人眼裡,登山、探險、攀巖等等活動,都是人們眼裡的高危項目,從事這些項目的人自然也被打上瞭“冒險”、“拼命”、“魯莽”等標簽。

然而,與大傢印象正相反,這些領域中的名人,無一不是謹慎、細心和有耐心的人。

我所從事的潛水領域,水肺潛水的世界紀錄是由埃及人Ahmed Gabr在2014年創造的,深達332.35米。為瞭完成這個紀錄,他用12分鐘(一說是15分鐘)下潛,用15小時上升。然而為瞭這15小時,他準備瞭4年。

這樣的例子在極限運動領域還有很多,美國攀巖大師亞歷克斯·霍諾德(Alex Honnold)2017年6月3日,無輔助徒手攀上瞭美國約塞米蒂國傢公園3000英尺高的酋長巖。他的事跡被拍成瞭紀錄片《徒手攀巖》並獲得瞭許多獎項,即便如此,很多人關註的還是他在攀登過程中“不顧性命”的冒險,而忽視瞭他為瞭完成這個壯舉,準備瞭八年的時間。

用長久的時間去訓練和準備,然後在合適的時刻突破自己或他人的紀錄,這就是從事極限運動者的共同認知。

尤其特別要說明的:挑戰自己的極限,其實更是極限運動領域中的重要目標——每個人的自身條件不同,每個人的身體情況、財富情況、活動經驗等千差萬別,而世界紀錄註定隻有一個,在這樣的前提下,“正視自我、實現自我”反而要比戰勝別人更有意義。

極限運動的意義不在於“創造一個前人沒有過的壯舉”,更多在於“讓自己的能力發揮到極限”,這也是大部分極限運動愛好者對“極限”兩個字的理解。

在傳統體育運動中,人們隻會記住冠軍和紀錄,在極限運動中,每個人記住的都是自己。

潛水運動中,每一潛之前都要檢查潛水裝備安全性是必須的步驟,“即使你潛水一萬次都沒遇到過裝備問題,那在你第一萬零一次潛水前也必須要檢查裝備”。

極限運動裡,安全守則是不可違背的“鐵律”,如同開車就一定要系安全帶一樣,不同的運動中,也都有自己的規定。這些安全規定,其實就是每個人的生命線。

“西藏冒險王”王相軍在視頻平臺上留下瞭180條視頻,視頻中的他開朗、健康,活潑,在穿越冰川的時候,他手拿冰鎬,腳穿冰爪,一邊艱難前行,一邊對著視頻解說。

王相軍留下瞭很多關於冰川的寶貴資料,更在2019年底參加瞭第25屆聯合國氣候變化大會,並在會上發言說:“氣候行動,從記錄開始。”

他是一個很好的記錄者,但是卻不是一個專業的探險傢,在他的視頻裡,除瞭冰鎬和冰爪,看不到有其他的安全裝置,探索冰川、冰洞需要的安全繩等工具也沒有看他使用過。

他的一條視頻中的人手腳並用越過深不見底的冰裂縫,他給這條視頻配的文案是“這裡要小心,掉下去就卡裡面出不來瞭”。離開瞭安全繩等必要的保護措施,人命在自然面前顯得非常脆弱,以至於他的好多視頻都被平臺加上瞭“該行為存在風險,請勿輕易模仿”的字樣。

也許就是這些藝高人膽大的不經意,釀成瞭最後的悲劇。但是,必須明確,“冒險”不是極限運動,超越自己才是。

有過爬山經歷的人都會知道,經常在最後一段路上,體力耗盡,雙腿酸軟,支撐自己的不是什麼信念,而是“還剩最後一點”。當你站在峰頂回頭看的時候,發自內心地感受到“我行”,那時候,你就會明白,我們能戰勝的,隻有我們自己。

夜讀丨“冒險”不是極限運動,超越自己才是

海報設計 王璐瑤

※ 編輯|沈彬

※ 澎湃評論獨傢稿件,轉載請註明來源

Source: localh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