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加秘境,甘南最後的致意

以下是我在甘肅甘南藏族自治州遊歷期間拍攝的紀錄片《點亮的地平線》完整版34分鐘的!沒有看過的可以直接點擊收看

阿倫的2020年度自駕旅行紀錄片《點亮的地平線》

甘加秘境,甘南最後的致意

PLOG1: 走向青藏高原的山水田園,這才是打開紮尕那的正確方式

甘加秘境,甘南最後的致意

PLOG2: 國內罕見的古冰川遺址,“洛克之路”上的遠古巨獸

甘加秘境,甘南最後的致意

PLOG3:從光蓋山到車巴溝,甘南“洛克之路”的山谷牧歌

甘加秘境,甘南最後的致意

從甘南合作市到甘南夏河縣

合作市是甘南的州府,位於一個狹長的平壩地帶,所以整個城市以及其中的公路也是狹長的。合作市不僅被草原包圍,也被草山上自然生長的沙棘所包圍。

甘加秘境,甘南最後的致意

上圖中草坡中的綠色植被,都是沙棘。我到的十月,大部分沙棘果已經脫落;我想如果是9月上旬的話,這裡應該星星點點掛滿瞭橘紅色的沙棘果。

甘加秘境,甘南最後的致意

進城還是得註意形象

身為州府,合作市必然是我大吃特吃,采購補給的好地方。不過這邊街上的出租車搶客特別厲害,基本無視交通規則,所以自駕到這裡還得註意交通安全。

甘加秘境,甘南最後的致意

另外合作市也是個宗教信仰特別具有包容力的城市,例如上圖中的學校操場,左側是一個伊斯蘭教的【清真寺】;而在城北主幹道盡頭,就是藏傳佛教噶舉派的【米拉日巴九層佛閣】。至此也可以窺見,合作市的人口主要由藏族,回族和漢族構成。

甘加秘境,甘南最後的致意

米拉日巴九層佛閣

【米拉日巴九層佛閣】全稱:安多合作米拉日巴九層佛閣。 註:安多合作-指安多藏區的合作市;米拉日巴是人名,噶舉派的創始人之一;九層嘛,就是有九層撒;佛閣,老夫粗淺的認為,可以理解為這每一層的主題都不一樣。 所以,像我這種對記人名,記地名,記數字有障礙的人來說,這個名字恰好符合我一輩子都記不住的所有條件。

即便這字兒是我碼上去,但碼完就忘你信不信?

哎?你看叫啥來著?算瞭,就叫它【九層佛閣好瞭】。

甘加秘境,甘南最後的致意

甘南州夏河縣

甘南州的夏河縣同樣位於狹長的山谷地帶,但是它與合作市相對多元的商業經濟不同,可以說整個夏河縣縣城的商業經濟,完全建立在佛學院【拉卜楞寺】的宗教虹吸效應之上。去瞭你就會發現,整個縣城的大部分商業運營場所,全部是酒店民宿與客棧。

甘加秘境,甘南最後的致意

甘南州夏河縣的【拉卜楞寺】

【拉卜楞寺】在安多藏區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據說也是安多藏區的最高學府。它和我曾去過的【色達】與【亞青寺】不同,【拉卜楞寺】雖然求學者不及前兩者那麼眾多,風光也不如前兩者那麼震撼,但是從寺院和當地民生經濟的結合度,你就可以察覺到明顯的區別——【拉卜楞寺】不僅是佛學院,還曾經是安多藏區政教合一的組織機構。

所以用”大學城“來形容【色達】和【亞青寺】我覺得沒問題,但對於【拉卜楞寺】可能就比較片面瞭。

甘加秘境,甘南最後的致意

據說【拉卜楞寺】擁有世界上最長的轉經長廊

甘加秘境,甘南最後的致意

大經堂

甘加秘境,甘南最後的致意

甘加秘境,甘南最後的致意

甘加秘境,甘南最後的致意

寬敞幹凈整潔的僧舍區和消防通道

甘加秘境,甘南最後的致意

甘加秘境,甘南最後的致意

甘加秘境,甘南最後的致意

甘加秘境,甘南最後的致意

甘加秘境,甘南最後的致意

誠如我在記錄片裡所述,因為我從小並不在宗教環境下長大,不知佛學也不懂佛法,所以我很難裝模作樣的在這裡拜上一拜。我想我本不是信徒,不拜便是對這裡最大的尊重。

而隨著我在藏區奔波的地方越來越多,去過的大小寺院也越來越多,漸漸地發現自己愈加懷念那些小而不知名的寺院。

甘加秘境,甘南最後的致意

比如2015年雅魯藏佈江畔【夏珠林寺】,比如2017年317川藏北線上的【平安寺】,那裡沒有如織的遊客,也沒有太多的僧侶,反倒讓我這個遠方來客感到由衷的平靜與安逸。

甘南最後的秘密夏河縣 | 甘加秘境

從川北進入甘南,從迭部經過卓尼,臨潭,合作直至夏河,其實一路上會經過不少草原。比如【若爾蓋大草原】,【當周草原】,【美仁草原】,【桑科草原】等,但要說自己喜歡的,【美仁大草原】算一個;但是最小眾,最幹凈,最封閉,最神秘的,就是夏河縣甘加鎮的【甘加草原】瞭。

甘加秘境,甘南最後的致意

十月的甘加草原還是綠意盎然

說它小眾幹凈,是因為甘加草原遊客稀少,旅遊配套設施少得可憐;說它神秘嘛,是因為它地勢相對封閉,另外…..

要是你把圖

甘加秘境,甘南最後的致意

你會發現不管是無人機的視角,還是在衛星地圖上的影像,這裡方圓幾十平方公裡(我粗略計算,可能不止),全是一圈圈的類似等高線的印記。

甘加秘境,甘南最後的致意

走近看這些印記

這就是甘加草原和其他草原不一樣的地方。這些印記,都是古代棄耕的梯田留存下來的證據,就這規模來看,在古代這裡一定聚集過不少的人丁。

甘加秘境,甘南最後的致意

山坡的臺地也留有大型人工建築的痕跡

或許,這一切謎團和歷史痕跡,都來源於白石崖下的【八角古城】。

甘加秘境,甘南最後的致意

【八角古城】曾是座軍事要塞,傳說曾是內誰誰誰屯墾戍邊,鎮守“絲綢之路河南道”的地方,至於內誰誰誰究竟是誰?這【八角城】又修建於何年?似乎專傢們,大神們在網上吵來吵去,直到現在也沒個確切的定論。

有說【八角城】是建於漢代,是漢代的”白石城“;有說【八角城】為西夏所建;有說它是【唃廝囉】政權獨立修建;還有人說建於南北朝時期……

哎,咱(可能還有個”們“)這種歷史課的學渣就不摻和瞭,總之當地豎瞭牌子說是漢代,咱就當漢代的軍事要塞來處理瞭。

甘加秘境,甘南最後的致意

天冷,風大,我在這兒蒙著老臉拍延時,24-70mm的焦段還拍不下,後來風一刮啥都白拍瞭。

甘加秘境,甘南最後的致意

500多米的高度垂直俯拍,無人機依然難以展現其全貌

從這張照片看上去,古城曾經的護城河清晰可辨。

甘加秘境,甘南最後的致意

甘加秘境,甘南最後的致意

現在的【八角城】在行政上的村名叫做【卡爾囊村】;從旅遊規劃上屬於【拉卜楞寺】大景區的【甘加秘境】。

但目前村內沒有任何的民宿酒店,也沒有吃飯喝酒可消費的地方;而城中村民似乎也並不是當年守城將士們的後裔,因為這座城池曾經被廢棄過,彼時的兵馬也是棄城而散有個說法是,直到清末民初人口遷徙時,客走他鄉的路人才發現此地,並決定在此定居和繁衍。所以對於【八角城】的歷史而言,也隻剩下老人們從祖輩那裡得來的零散傳說。

甘加秘境,甘南最後的致意

甘加秘境,甘南最後的致意

八角城內,卡爾囊村的甘加羊

甘加秘境,甘南最後的致意

“卡爾囊村”同其他村子一樣,是個人群聚集,自然形成的村落,村內的房屋建築大都是重建,沒有留下太多的歷史痕跡。所以從目前的村落佈局上,完全看不出古城原有的糧倉,營房,官邸和兵器庫所在位置的建築痕跡。不過真相往往並不浮於表面,或許在城中某處,一定有條通往城外的密道,等待著考古學傢的發現。

甘加秘境,甘南最後的致意

白石崖下的八角城,既像是甘加草原上的脈絡清晰的心臟;也像是綠色主板上的一塊大芯片。

甘加秘境,甘南最後的致意

甘加秘境,甘南最後的致意

甘加秘境,甘南最後的致意

白石崖和白石崖寺

甘加秘境,甘南最後的致意

沿著白石崖峽谷往上,可以到達崖頂的牧場

甘加秘境,甘南最後的致意

甘加白石崖,算是【甘加秘境】的一張旅遊名片,粗看上去地質構造類似光蓋山,但是視覺體驗還是有所不同。在這裡,幾百米高的石墻在草原上突然一字排開,抬頭遠眺會覺得它們像海浪一樣朝你席卷而來。

甘加秘境,甘南最後的致意

在早上的時候,不斷有雲霧在崖壁堆積,並且通過那道裂縫不斷進出於山谷之中,你別說,確實有種秘境的感覺。喜歡拍照的朋友可千別錯過白石崖

甘加秘境,甘南最後的致意

這張相片是使用手機APP連接相機wifi當快門拍攝的,所以一個人的裝逼擺拍隻能這樣捧個手機瞭。我停車所在的地方並不是當地人的牧場,所以體質敏感的朋友先別急著在鍵盤上飛速碼字。

甘加秘境,甘南最後的致意

這塊草皮是當地一個帳篷酒店專用的停車場,也是八角城和白石崖附近唯一一傢,當地人開的民宿,基本算得上目前唯一可以在白石崖下住宿和吃飯的地方。我去的時候,已是他們快要在當季結束運營的時候,所以也隻有我一個房客。

甘加秘境,甘南最後的致意

這地方咋說,風光頂級,光線頂級,我估計小姐姐們一定會在這裡瘋狂自拍。以下照片使用運動相機拍攝,我顏色調得比較鮮艷,因為這色調完全能反映當天我的心情。

甘加秘境,甘南最後的致意

我選瞭中間的一個帳篷,記得老板收瞭我280,因為說是淡季,而且當天也隻有我一個房客。

甘加秘境,甘南最後的致意

甘加秘境,甘南最後的致意

甘加秘境,甘南最後的致意

甘加秘境,甘南最後的致意

我在幾天後發瞭一個微博,敘述我在這裡的感人經歷——特別是那頓犛牛大餐!寡人是萬萬沒想到在這地方,能吃上這種美食!我躺在帳篷裡打著嗝,哭瞭一夜。

甘加秘境,甘南最後的致意

甘加秘境,甘南最後的致意

甘加秘境,甘南最後的致意

對於一路奔波,難以顧暇飲食的我來說,這頓隻收我90元的犛牛肉大餐,是我在甘南旅途中最豐盛的一頓飯,也是我在甘南很難忘卻的一頓飯。它突然在最不應該出現的地方出現,既像是在犒勞辛苦多日的我,也像是在為別離踐行一般。

甘加秘境,甘南最後的致意

就是在夏河的最後一天,在甘加草原上的最後一夜,冷空氣突然而至,就猶如千軍萬馬般沖破瞭白石崖高聳的巖壁。記得我蜷縮在寒冷潮濕的帳篷裡瑟瑟發抖,四周除瞭呼嘯而過的風聲,就是老板一傢在黑夜裡,在強風中相互呼喊回應的模糊聲音;

甘加秘境,甘南最後的致意

我在半睡半夢之間,突然想起瞭《冰與火之歌》裡遙遠的北境,那裡有同樣寒冷古老的臨冬城,以及一面高聳入雲的北境之墻。

劍拔弩張的夜王面無表情,幽藍詭異的目光遠望著城墻上的守夜人!一身龍吟,泥沙俱下;一念之間,凜冬來臨。

甘加秘境,甘南最後的致意

甘加秘境,甘南最後的致意

關於迷戀哥

“徒步西藏迷戀哥”是我從迭部縣,前往夏河縣的路上遇見的,也是這趟旅途中我有悉心記錄的人物之一,畢竟對於直播和主播,其實我和大傢一樣的好奇。

沒看過紀錄片的先看一下:

阿倫的2020年度自駕旅行紀錄片《點亮的地平線》

甘加秘境,甘南最後的致意

對於拉著徒步車,一邊直播一邊徒步到拉薩的這種形式,其實在網上屢見不鮮,“迷戀哥”並不是第一個(據他講述,光今年夏天出發的徒步主播,他知道的就有300多個),但我觀察下來,他可能是嗓門兒最小,而且是最不會“表演”的一個。

甘加秘境,甘南最後的致意

”迷戀哥“在做徒步直播以前,曾去影視城做過”群眾演員“,按他的話講,那時候就是為瞭增粉,才一邊去當群眾演員,一邊搞直播的。

所以他的18W粉絲,大都是那時候累積而來,但到後來因為要完成自己從小到大的夢想,所以改為瞭徒步直播;但也正是因為這個改變,粉絲們開始不買賬,所以他目前的直播間人氣並不那麼令人如意。

”我就是不會去炒事情,假裝車壞瞭呀,假裝車陷瞭呀,假裝遇到困難瞭呀….這樣很違背…(指他的徒步初心)“當天他這樣對我說。

偶爾會有看直播的“粉絲”給他“出謀劃策”,比如讓他跳一段舞,比如讓他找個美女一起走——前者跟自尊有關,顯然他不想那麼做;後者他也清楚明白,哪個美女又願意吃這份兒苦?

還比如,讓他做完飯後一邊大叫,一邊把鍋往天上扔:”你要這樣拍段小視頻,官方肯定給推薦上熱門,絕對火!“——有個”粉絲“在直播間跟他說。

”迷戀哥“聽到後笑瞭,一是他不傻,因為他覺得有些所謂的“粉絲”啥也不懂,隻是一個看客;二是他也舍不得,因為那是他做飯用的鍋。

光有流量沒有收入,火的是平臺,窮的卻是自己。

所以當天他在直播間回瞭一句,讓我這個旁觀者也倍感舒爽的話:”沒問題呀老鐵,你給我刷個'穿雲箭‘我就扔!來嘛,你給我刷個小禮物!“回頭又跟我說,刷瞭他也不扔:”好好的一口鍋,為什麼要浪費掉撒,有毛病嘛不是?!“

甘加秘境,甘南最後的致意

他從烏魯木齊出發到現在已經8個月,同時期的大部分徒步主播,要麼已經中途放棄,要麼早就走到瞭拉薩。而迷戀哥之所以繞個大圈,選擇冬季前往青藏線,也有他自己的策劃,他覺得冬季挑戰西藏比別人更有看點。

”其他好多人播著播著就放棄瞭,不走瞭,我肯定能堅持下來!“

我問為什麼。

”很多搞徒步直播的,雖說是年輕人,但是吃不下這苦!另外好多人可以說是身無分文,是為瞭賺錢才搞的直播,現在我們這種搞徒步直播的(指內容形式),沒以前火瞭,官方不推薦,他們一看賺不瞭錢,沒人刷禮物,就不做瞭,簡單得很嘛不是?!“

”那為什麼你覺得你就能堅持下來?“我問。

”首先,我的夢想就是徒步;其次,這次出來我計劃要兩年的時間,準備瞭15個W(指15W的預算)“——”迷戀哥“掰著手指頭這樣跟我說,眉宇之間表達瞭自己的倔強和尊嚴。

甘加秘境,甘南最後的致意

“迷戀哥”最後告訴我,他其實是想通過直播聚人氣,以後好做做小生意,因為他以前就做得挺不錯。

“現在直播間來的粉絲嘛,又不說話,又不互動,免費的小星星(相當於公號的贊吧)也不逑點,也不分享…沒意思撒!"

我關掉瞭相機,笑瞭:“哈哈,我那裡說話的人不少,但點贊轉發的人不多,我倆差球不多撒!”

甘加秘境,甘南最後的致意

與甘南別離的當天,甘加草原上陰雲密佈,風中的氣溫似乎已經降到瞭零度。

我蒙著面,搓著手,發動瞭汽車引擎,開始沿著白石崖一側的小路漸漸駛離甘加。

我在路上發現瞭一個熟悉的身影和我相對而行,隨即便升起無人機調轉方向遠遠地跟著他——這是我離開這裡的最後一幕,也是我見到“迷戀哥”的最後一面。

甘加秘境,甘南最後的致意

那天,我沒有前去打擾他,隻是遠遠的用無人機跟在他後面觀察,直至電量即將耗盡,他的身影才在西去的地平線上逐漸隱去。那時的我才篤定,他的北境之墻真的在昆侖;而這最後的一幕,也終於打消瞭我心中所有的疑慮—— 《點亮的地平線》裡除瞭甘南,一定會有一種叫做“執念”的東西。

我和“迷戀哥”在甘南分別後,他在青海湖邂逅瞭一名同樣的徒步主播,倆人考慮到冬季徒步青藏線的危險,遂決定結伴而行。我最近一次跟他聯系,他們離格爾木還有150Km。最後,我悉心記錄並制作這一切,也希望老鐵們,免費的小星星和轉發給我走一波,不然就沒意思瞭撒!

阿倫

於上海

Source: localh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