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去瞭趟鎮江,遊玩瞭二個地方,西津渡和金山寺,於鎮江來說,二處都是文化積累深厚的地方。

遊江蘇鎮江金山寺,法海洞裡,確有過白蛇

這裡說金山寺吧。金山寺由於是貼著山而建,殿宇廳堂,亭臺樓閣,在視覺上一層比一層高聳,雖然地方不大,但看起來飛簷翹角,巍峨壯麗,在陽光下黃墻金頂,遍山金碧輝煌。

遊江蘇鎮江金山寺,法海洞裡,確有過白蛇

而且歷史上法海看來確有其人,相傳法海和尚是唐朝宰相裴休之子,名裴文德,這小子從小就不吃葷的,裴休篤信佛教,便送子出傢,取名法海。現在還有法海洞等遺跡。

遊江蘇鎮江金山寺,法海洞裡,確有過白蛇

法海與白蛇的確有些淵源:金山寺開山祖師唐靈坦初到此時一片荒蕪,隻得在山後的石洞坐禪。傳說那洞裡有一條白蛇常口吐毒氣,人觸之即死,這洞就是現在的白龍洞,內有一條石縫深不可測。

遊江蘇鎮江金山寺,法海洞裡,確有過白蛇

第二代祖師唐釋法海(裴頭陀)到金山修行時也是寺破屋塌,剛到半山懸崖的石洞參禪,忽然腦後刮來腥風臭雨,隻見一條桶粗的白色大蟒盤在那裡盯著法海,法海仍打坐不動,後來大蟒遊入長江。消息傳開,來金山的人也多起來瞭,而那洞就叫法海洞。後代的文學傢把它編成瞭白娘子,從而有瞭和許仙的故事。

遊江蘇鎮江金山寺,法海洞裡,確有過白蛇

從唯物的角度說:存在的肯定有它合理的一面。你看佛教在歷史上幾經興衰,好幾個朝代都有滅佛行動:北魏太武帝拓跋燾;北周武帝宇文邕;唐高祖李淵;唐武宗李炎;後周世宗柴榮;包括近代的文革運動;但過後寺廟又遍地開花瞭。

遊江蘇鎮江金山寺,法海洞裡,確有過白蛇

這裡面,有些建佛者是為瞭利益,但大部分是真信徒,化緣積金建廟的,我國人口多,佛教徒眾多也是基礎。

遊江蘇鎮江金山寺,法海洞裡,確有過白蛇

遊江蘇鎮江金山寺,法海洞裡,確有過白蛇

人心是需要寄托的,像國外的基督教滅不掉一樣,對於一無長處的老百姓來說,當他(她)在人類(社會)身上無法實現、求助無門的時候,求佛也是一種辦法,是沒有辦法的辦法,這實則是一種精神安慰的療心法。

遊江蘇鎮江金山寺,法海洞裡,確有過白蛇

特別是在身體健康方面,有時還真有點用呢:有些慢性病人,這醫院那醫院地花瞭不少錢,連醫院也說不行瞭,無望的情況下爬山燒香拜佛,過後身體健瞭,病也好瞭。

遊江蘇鎮江金山寺,法海洞裡,確有過白蛇

這是真實的事:我有一個木工朋友,她的老婆原來是個病秧子,在別人的勸說下信瞭耶穌,慢慢地身體居然沒病瞭;後來她一見我老婆就勸她也做個基督徒。

遊江蘇鎮江金山寺,法海洞裡,確有過白蛇

不管怎麼說,簡單地把宗教(基督、佛教、道教等)稱為迷信不一定對,佛的本意是勸人為善,不要作惡,清心寡欲,節儉修心,和我們中華民族老祖宗的教誨殊途同歸;它的存在還有一種警世作用;信則靈,靈則通,也有“正能量”的一面。

遊江蘇鎮江金山寺,法海洞裡,確有過白蛇

“善惡終有報,天道好輪回。不信抬頭看,蒼天饒過誰。”我不是佛教徒,但我不反對“佛”的存在,而且希望是真的存在——天道輪回,有瞭報應之說,人間真正的惡徒,即使逃過瞭人間法網,也逃不過恢恢天網。

Source: localh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