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 . 遊」恒嶽隨筆⑤ 停旨嶺的由來

出懸空寺,過恒山隧道,我們沿著柏油公路走向恒山前山的山門,那路雖是平坦,但卻漫長。

時間是九點鐘的樣子,天氣亦如徐霞客前輩來這裡時所說的那樣——“風翳凈盡,澄碧如洗”。哦,對瞭,徐先生是在公元1633年農歷7月11日登頂恒山的,那一年是崇禎六年,那一年他48歲,那時他已經走過瞭五嶽中的四座,因而對北嶽念念不忘,執著而來。

路上如我們一般徒步進山的旅行者不多,一對六十上下的老夫妻,總走在我們前後,歇息的時候,同同主動招呼他們,大傢互致問候,居然都是來自北京朝陽區的群眾,如此大傢也便一道走瞭。

由於封路的原因,路上基本沒有什麼轎車,卻常有摩托車載著旅遊者耀武揚威地呼嘯而過,繁忙得像是春天花叢裡的小蜜蜂,當然不時也會有沒有負擔的小蜜蜂相中瞭我們,漂亮地掉頭,一邊轟轟地與我們徐徐而行,一邊嗡嗡地嘮叨著恒山的山形地貌,總之,很難,必須借助現代化的交通工具。起先這樣的“好意”總被爽快拒絕,我們需要一次純粹的登山旅行,但這樣的“蝶亂蜂狂”多瞭,心便也花瞭,更何況走到山門的路就已不近。

「雲 . 遊」恒嶽隨筆⑤ 停旨嶺的由來

到達山門時,管理員看同同還小也好心加入規勸者的行列,由於他們規勸的專業,於是終於放下瞭心中的純粹。我與那對老夫妻核計要不一起拼輛車,這時又上來一對小情侶,如此一來似更經濟。大傢委托我與道旁停著的一輛捷達接洽,捷達似很勉強地接受瞭每人10元的交易條件,於是滿載著六顆歡蹦亂跳的心呼哧帶喘地上瞭山。

捷達用瞭30分鐘不到的時間,走完瞭徒步大約2個小時的徐霞客行程。車停在半山的停車場,那個地方叫做停旨嶺,過去是皇帝派來祭祀北嶽的官員與山上的道士交接聖旨的地方。

官員們大概認為爬這山是苦差使,能爬到這裡足以交差,而剩下的神聖工作就交給道士們到能夠成仙的地方去完成瞭。我們在這個停車場下車,付瞭各自的車費,然後循著道士們上山的足跡,去探尋在這裡成仙的可能性。

「雲 . 遊」恒嶽隨筆⑤ 停旨嶺的由來

天是真的不錯,藍得透亮,有徐徐微風拂過,更覺得神清氣爽。

停車場一側高高的石階路上去是真武廟,那廟在一處高臺上,可眺望來路。離這條石階路不遠,有另一條石階路,那是“可以道”的“非常道”,是進山成仙的必經之道。沿途先過題寫著“恒宗”的巨幅摩崖石刻,再其上便“崖石漸起,松影篩陰”,不久就到瞭徐先生提到過的虎風口。

虎風口處有株古松孑然獨立,松幹挺拔,松枝批灑,再看其根更是神奇,盤錯著暴露於地表,緊緊抱住腳下的巖石,因而它也得名懸根松,這裡也便是恒山十八景之一的虎口懸松瞭。據說張果老的驢子曾拴於此樹下,後來它受瞭驚,連帶著松樹一起遭瞭殃,松根就這麼榮幸地被拽拔瞭出來。

多麼驕傲的驢子,居然也能受驚。

「雲 . 遊」恒嶽隨筆⑤ 停旨嶺的由來

#山西頭條##北嶽恒山#

—————————-

我是雲行筆記,在此潛心打造屬於自己的《文化苦旅》,讓我們來一次,有文字感的旅行吧!

Source: localh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