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嚴/攝

興城古城的冬季雖有些蕭條,但厚重的歷史,將古城的渲染得別有一番韻味。清晨扣開古城“之門”,仿佛走進久遠的年代……鐘鼓樓、明代一條街、太平錢莊、郜傢住宅裡的瘦竹,還有延輝門甕城裡的寧遠面茶,無不勾起兒時的記憶和對歷史的回顧。在歷史的長河裡, 我們可以學到很多, 也感悟到很多,歷史與現實,古城與現代,不變的是鄉愁。

冬日古城 不變的鄉愁

冬日古城 不變的鄉愁

冬日古城 不變的鄉愁

冬日古城 不變的鄉愁

冬日古城 不變的鄉愁

冬日古城 不變的鄉愁

冬日古城 不變的鄉愁

冬日古城 不變的鄉愁

冬日古城 不變的鄉愁

冬日古城 不變的鄉愁

冬日古城 不變的鄉愁

冬日古城 不變的鄉愁

冬日古城 不變的鄉愁

冬日古城 不變的鄉愁

冬日古城 不變的鄉愁

冬日古城 不變的鄉愁

冬日古城 不變的鄉愁

冬日古城 不變的鄉愁

冬日古城 不變的鄉愁

冬日古城 不變的鄉愁

冬日古城 不變的鄉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