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說我的經歷跟大冰很像,說這些話的人語氣裡大多摻雜著無比的羨慕。

然而我想說的是:請不要羨慕,理解才是對我們最大的尊重。這個世界每天都在上演著數不清的生老病死,我們經歷過太多慘不忍睹的過往。

羨慕對於我們而言是有誤區的,我們並不希望有人會追尋我們的足跡,去經歷那些世界上最痛苦的過程。

相信大冰也一定跟我持有同樣的態度:我們的旅程經歷,帶給大傢更多的該是希望、堅強、面對、勇敢。選擇對我們報以理解,才是對我們最大的尊重。

記得在《進藏》裡有這樣一段話:“進藏的收獲,不是大美的風光,不是奇異的民俗,不是缺氧的感受,而是在進藏的過程中我們變得更加獨立,更加果斷,更加堅韌,或許這才是進藏的意義。”

女子失戀後暴走川藏線:他說我矯情要跟我分手,還讓我去證明自己

子衛在西藏

12年裡的25次藏地旅行

說起來我也是一頭進藏老驢瞭,從2008年開始到2020年,這12年來我進藏的次數達到瞭25次,分別走過川藏南北線5次、滇藏線5次,青藏線8次,甘南藏區3次,直飛拉薩4次。

進藏的方式除瞭飛機、火車之外,還有過徒步、搭車。在這25次進藏過程中,我不能說自己九死一生,但要說歷經瞭九九八十一難,卻也不為過。

由於長期以來在網絡上關註我的粉絲基本都是清一色的女生,所以每次跟我進藏的也都是女生。

最多的一次是在2014年,我帶著14個女生由西安出發,以徒步加搭車的方式,經滇藏線並川藏線進藏,後乘坐火車由青藏線返回西安。

最少的一次是在2012年,我帶著3個女生由西安出發,以徒步加搭車的方式,經由成都開始瞭我們的川藏南線之旅。

女子失戀後暴走川藏線:他說我矯情要跟我分手,還讓我去證明自己

子衛帶隊在滇藏線

中國人的景觀大道——川藏線

在地球的北緯30度地區有幾條大通道 ,它們擁有瞭一路的驚、險、絕、美、雄、壯的景觀,而川藏線就是這幾條大通道中最精彩、最美的一條,並且在2006年被《中國國傢地理》雜志於第10期中評選為“ 中國人的景觀大道”。

川藏線分南北兩線:

南線由四川成都為起點,抵達西藏拉薩,全長2146公裡,沿途最高點是海拔5130米的東達山;

北線由四川成都至東俄洛與南線重合,再由東俄洛與南線分開北上,最終抵達西藏拉薩,全長2412公裡,沿途最高點是海拔5050米的雀兒山。

由於川藏南線較北線距離短,因此很多人選擇川藏線進藏時,大多是走瞭南線。

而南線從東到西依次有14座海拔在4000米以上的險峻高山矗立於途中,期間還要跨越大渡河、金沙江、怒江、瀾滄江等洶湧湍急的江河。

雖然這條路有太多的艱險與曲折,但好在途中可以看到雪山、冰川、森林、懸崖、峽谷、草原、海子、藏居等等各種層出不窮的旖旎風光。

無限風光在險峰,沿川藏線進藏,除瞭能領略雨季川藏線分外美麗的自然景觀之外,還需要有徒步穿越塌方區的決心和勇氣。

因為每年5月份至8月份之間是雨季,川藏線上時常會出現泥石流導致的塌方,而每年的5月份和7月份到10月份又正好是川藏線旅行的最佳時間。

女子失戀後暴走川藏線:他說我矯情要跟我分手,還讓我去證明自己

子衛帶隊在稻城

川藏南線偶遇獨行女

在我歷次進藏的過程中,最令我難忘的當屬2012年的川藏南線之行,那年7月我帶著3名女生從西安出發,計劃經成都走川藏南線,到稻城後轉道鄉城,南下直抵滇藏線重鎮香格裡拉。

聽起來,這寥寥無幾的幾句話就把我們13天的行程全部都概括完瞭,再翻開地圖一看,距離也不過數厘米之間,似乎並沒有什麼曲折和離奇,甚至還有一種一目瞭然的即視感。可事實總會在不經意間撩起你的瞳孔,給你一個剎那發現。

在我們從西安出發後的第4天,我們早已經進入川藏線,行進至雅江縣。雅江縣隸屬四川省甘孜州,是康巴藏區的腹地,也是茶馬古道的必經之路,川藏南線東西橫貫縣境。

由於雅江縣西南部是極高山地貌,中部是河谷地貌,東北和西北部是山原地貌。所以雅江縣大部分地區都在海拔3000米以上,其中山脊超過海拔4000米,而海拔5000米以上山峰更是足足有35座之多。

在這裡徒步可想而知是一種怎樣的滋味?早晚溫差大,日間要麼說風就是雨,要麼炎炎烈日暴曬著,最關鍵的是由於海拔較高,負重徒步極為消耗體力,而且對於一些體質較差的人而言,僅僅缺氧喘氣都是一個坎兒。

在我們離開雅江縣城走瞭不到5公裡時,我除瞭原本帶領的3個女生之外,陸陸續續又收留瞭一些獨行的徒步者,就這樣大傢一起並肩而行,且默認我為臨時隊長,不論是行進還是休息,大傢都統一按照我的指導節奏進行。

當我們第二次休息的時候,我才關註到我的隊伍裡有一名幾乎一路都沒說一句話的女生,在我看到她的時候,發現她面色蒼白,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著氣。

我走瞭過去,朝她眼前伸手揮瞭揮,想看看她是否意識絕對清晰,是否出現瞭無法堅持走下去的高原反應。慶幸的是她很清晰的一眼就看見瞭我,還努力向我微微一笑。

作為臨時隊長,我覺得自己有義務稍微瞭解下我的隊員們的基本信息,於是我順勢坐瞭下來,想著等她呼吸稍微平穩下來,再問她叫什麼名字。

可還沒等我開口,她一邊喘著,一邊自報傢門:“你好隊長,我叫汐瑤,是從重慶過來的”。

汐瑤,汐字指夜間的潮水,象征著聰明智慧,瑤字指美玉,代表著珍貴和美好的含義,兩個字連在一起悅耳動聽,也預示著女孩出落的美麗漂亮,並擁有善解人意、十分溫柔的性格。

名如其人,汐瑤的聲音很甜,也很細,尤其是微笑的時候,還透著一股溫婉與恬靜。

隻是……這種糯米式性情的人,怎麼會獨自跑到這人煙稀少的川藏線上徒步?頓時我就對汐瑤產生瞭疑問!

但畢竟大傢是陌生人,我也不好多問。所以僅僅關心的問候瞭幾句,給瞭她我的電話,叮囑她照顧好自己,跟上隊伍,便又通知隊伍繼續出發。

女子失戀後暴走川藏線:他說我矯情要跟我分手,還讓我去證明自己

稻城

全員行註目禮目送汐瑤

就在我走到隊伍的前面,準備帶著大傢繼續朝前走的時候,我聽到後面有人喊我:“隊長,剛剛跟你說話的女生暈倒瞭!”

我丟下背包快跑瞭過去,是汐瑤暈倒瞭。

我把汐瑤的頭扶瞭起來,讓身邊的人撐著雨傘給她遮陽,並接過來我帶的女生遞來的水,但我發現汐瑤的呼吸已經很急促瞭,我摸著她的頸動脈發現她心率很快,我下意識的明白,這是嚴重高反的癥狀。

我讓人趕緊把我的包拿來,取出一支葡萄糖給汐瑤喝瞭下去,並把便攜式氧氣打開給她吸氧。

過瞭大約半個多小時汐瑤才緩瞭過來,她睜開眼看到我的時候,突然哭瞭,還說瞭一句“我沒事”。

我看著汐瑤竟也有些不知所措,但我心裡清楚的是:不能再繼續帶著她瞭,趁著這裡距離縣城還不算遠,得想辦法讓她回縣城,或者是回重慶。

在我同汐瑤商量的過程中,我才發現這是一個骨子裡很倔的女生,她再三聲稱自己可以堅持下去的。沒辦法,我隻好逼問她:“如果剛剛沒遇到我們這群人,是你自己一個人在這裡,你會死在這裡,你知道嗎?”

滿臉淚目的汐瑤被我的話說的啞口無言瞭,“怎麼辦?”這是她唯一能問我的一句話瞭。我竟然信誓旦旦的說:“沒事,我來想辦法。”

想什麼辦法,我自己其實不知道的,就在這時,我看到過往的車,才反應過來,便讓大傢開始攔截去往雅江縣城的車輛。

說來也是運氣好,攔住的第一輛車裡有一對年輕夫妻,他們正準備返回成都。我上前帶著央求的口吻,請求他們務必幫忙。這對夫妻也是極為熱心,立馬下車,丈夫幫著把汐瑤的背包拿去瞭後備箱,妻子同我一起把汐瑤扶上瞭車。

臨走前,丈夫還給瞭我他的手機號碼,他的妻子也從車窗裡探出頭給我們說:“你們放心,這個幺妹交給我們瞭,我們一定把她安安全全帶回成都,這一路的吃喝住我們全包瞭,絕對不會讓幺妹受半點委屈,你們也要註意安全。”

就在車重新發動準備離開時,我們所有人情不自禁的站成瞭一排,我帶頭朝離去的車子鞠躬,大傢也紛紛效仿。我相信汐瑤看到瞭,因為我最後好像隱約看到一隻手從車窗裡伸出來,朝我們揮手。

女子失戀後暴走川藏線:他說我矯情要跟我分手,還讓我去證明自己

稻城

在稻城得知汐瑤的故事

鐵打的營盤流水的兵,汐瑤走後我們繼續在一條路上朝著各自的目的地前行,直到行至理塘縣城後,大傢開始分道揚鑣,我帶著原本跟著我的三個女生南下去稻城,其餘的人繼續結伴西行去拉薩。

在我們到達藍色星球上的最後一片凈土、最後的香格裡拉稻城縣時,已經距離跟汐瑤分開有2天時間瞭。也許那時的自己並不懂什麼是《從你的全世界路過》,畢竟那是2012年,距離電影上映還有4年。

但是,與汐瑤的擦肩而過確實有些令人感傷。正如故事的開頭總是這樣:適逢其會,猝不及防。故事的結局總是這樣:花開兩朵,天各一方。因為我們在同一個時區,卻有一輩子的時差。從我們此刻所在的稻城,到汐瑤此刻所在的重慶,百裡之遙,遙不可及。

我們在亞丁村的那晚,汐瑤給我打來瞭電話,她很感激我對她伸出的援手。至此,我終於忍不住問她:“為什麼要獨自暴走川藏線?”

汐瑤沒有直接回答我什麼,但我聽到電話那頭她哭瞭。我沒有再說話,隻是靜靜聽著,因為那種聲音特別觸動人心,也令我莫名難過。

“我失戀瞭”,汐瑤突然說:“他說我太矯情,還讓我有本事去證明自己,就算死在外面,他都不會回頭再看我一眼。”說著說著汐瑤又哭瞭起來。

現在再想起來當時通話的情形,再回看《從你的全世界路過》時,我才明白到底是什麼觸動瞭我,原來隻是後來劇中的一句話“今天,你路過瞭誰?誰又丟失瞭你呢?”

但當時我是理智的,我告訴汐瑤:“我們活著不是為瞭向別人證明什麼,隻是為瞭向我們自己證明自己的價值所在,因為永遠不會拋棄我們,離開我們的人,終究是我們自己,所以我們隻有善待自己,才是我們最應該做的事情。”

顯然汐瑤聽到這話的時候,情緒還是很不穩定:“憑什麼啊,我對他那麼好,百依百順,就是因為我愛撒嬌,他膩瞭,遇到一個比我不懂事,卻讓他覺得很有趣的女生,就這麼說分手就分手,不管不顧的把我丟下,我不甘心。”

一場戀愛,拿命去賭,這是多少女生幹過的傻事?帶著這樣的遺憾,我沒有再去跟汐瑤溝通太多,因為我不想知道太多,也無法改變什麼,如果繼續延伸這個話題,隻會讓汐瑤在心理上形成死循環。

我跳出這個話題,給汐瑤講述我在亞丁雪山的所見所聞。但我心裡又何嘗跳出過那個話題,畢竟我也是這川藏線上的流浪者,何為流浪?心無歸處!

女子失戀後暴走川藏線:他說我矯情要跟我分手,還讓我去證明自己

稻城

結束語

時隔6年後,2018年我去瞭重慶,再次見到瞭汐瑤。這一次的相遇我們都是極為感慨的,我滿腦子都在倒帶6年前與汐瑤初見時的畫面,汐瑤看我傻笑,便主動揭開瞭過往的回憶。

她說:“年輕真好,轟轟烈烈的愛情,風風火火的旅行,最終敵不過平平淡淡的生活。”

我問她:“為什麼這麼說?”

她說:“因為真實,真實的話,就會覺得很踏實,踏實的話,就會覺得很舒適。”

生活就是這樣,兜兜轉轉,我們終究繞不開這世俗。當你習慣瞭,接受瞭,面對瞭,你就會覺得過往的一切不堪,隻是為瞭幫你迎來喜悅。因為隻有苦過、痛過,才懂得甜、懂得珍惜。

女子失戀後暴走川藏線:他說我矯情要跟我分手,還讓我去證明自己

稻城

女子失戀後暴走川藏線:他說我矯情要跟我分手,還讓我去證明自己

Source: localh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