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年從老撾到瞭柬埔寨金邊,幾月份已經忘瞭 ,倒是一下飛機熱浪滾滾。第一站去的是桔井省柬越邊境,那裡有福建人開設的賭場,其他的記憶全無,跟非洲曠野一樣一樣的。在桔井生活瞭幾個月,輾轉到瞭貢佈波哥山。做什麼在柬埔寨的朋友你們自己腦補。時間已經到該下山啦,在山上期間認識瞭一個上山“取經”的老板,下山都是他安排的,真正的故事才剛剛開始。

事情發生地點是西哈努克港口,因為老板給我開的房間一眼可見港口。當時開好房間也沒啥事,索性就和同伴一起去看看港口,港口經濟反應一個國傢的經濟實力,出去走走挺好。倆人百無聊賴的徜徉在佈滿灰塵的路上,天早已暗瞭下來。突然電話響瞭,我就接起來電話。走瞭幾十步朋友暗示讓我撿美金,我俯身一看WOW 是美金耶。當我看到下一張美金時,電話那頭說撿瞭就趕緊收起來,話筒中催促的問道還有沒有?還有沒有?還有沒有?空氣中彌漫著發財的味道,一時沒有反應過來,隻知道趕緊撿,臥槽怎麼還有,記得當時穿的是寬松的大褲衩,口袋還挺大。兩人已經分散開來,電話那頭一直在鼓勵我沉住氣,阿誠!說什麼已經不重要瞭@#¥%^&*,直到身後多瞭幾個騎摩托車的人,在那個路燈下我內心起瞭波瀾,內心在盤問自己是不是要來打劫?難不成真要打劫?此時口袋的美金已經裝滿瞭兩個褲兜。我在低聲招呼我朋友不要撿瞭趕緊走。

回到賓館,我倆長喘瞭一口氣,我就招呼要離開賓館,一定海景房。我倆不由分說已經收拾好瞭行李,撂下門禁卡到吧臺就直接到瞭馬路上,招瞭招手一看沒車,我背著包,朋友推著拉桿箱,在那個沒有路燈的馬路上氣喘籲籲的“逃跑”。看到朋友實在是跑不動瞭,我開始攔瞭一臺嘟嘟車。坐在嘟嘟車上的那一刻,至今回味起來是那麼的甜,朋友說我撿的比他多,講真高興哈!為瞭找的海景房期間換乘過兩次車,到瞭海景房服務生指引到前臺,朋友在安排,我環顧瞭四周,此情此景EN NICE!隻聽朋友回頭示意瞭一下,我招呼瞭一下。不一會兒吧臺再和朋友解釋 copy的事,下意識我倆一碰頭,一個踉蹌就跑出瞭SEAVIEW HOTEL,沒多想我倆竄湊的查找著美金,一會說串號,一會說拿去賭場去換,下意識已經塵埃落定瞭,發現錢不僅串號一樣,反面還有柬文,一下涼到瞭腦後跟。

朋友問我怎麼辦?我說打車的錢還有,繼續回去住賓館,打瞭車,到瞭賓館,不由分說的示意吧臺老板拿鑰匙,可能是語言不通,老板給瞭鑰匙。到瞭房間,鎮定瞭一下,我倆開始整理著充滿財富的美金 一張兩張 一查兩查,再一張的整理著。我喃喃自語怎麼會是假錢,為什麼不是真的呢。我對我朋友說別擔心,這麼多美金不可能一張都花不出去吧。回金邊機場,已經進入深夜瞭,索性也累瞭。第二天一早老板過來喊我們去吃早餐,打電話給我,我打趣的說昨晚一夜沒睡,老板說為什麼,我就拍照給他看,他調侃一笑說買也需要個10美金,這個錢在柬埔寨到處是。

再後來我就背著撿來的“財富”回到瞭金邊。開始瞭最簡單的創業之路。欲知後事如何,請聽下回分解。

我的柬埔寨之旅

Source: localh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