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介紹:蘇雨瀟

重慶文保志願者

重慶沙坪壩區文物巡查隊隊員

在重慶主城的沙坪壩區,有一個著名的古鎮,——磁器口古鎮,磁器口古鎮上的青石板路,曾經也是佈滿瞭青苔,如今遊人如織,青苔早已不見。而沒有多少人知道,在距離磁器口古鎮的不遠處,有兩個因水而興,因水而衰的老街。一個是位於沙坪壩區和北碚區交界的井口老街,一個是北碚區的同興老街。今天我們的主角便是嘉陵江邊的一個碼頭小鎮,井口。

掃街日記:井口老街最後的記憶——月古橋

井口,古代因井設市,故稱人口集聚的地方為市井。明末時期因境內發現鹽井,人流逐漸在此匯聚,井口遂得其名。清末後改名井口場。井口鎮在嘉陵江邊,得水運之便,在嘉陵江下遊,距朝天門長江交匯口不到30公裡處,井口的瓷器、鹽、米從這裡銷往上遊北碚,下遊城中區及川東等地。井口、南溪口及二塘碼頭成為重慶通往合川、遂寧、南充的必經之地,運輸需求增大,往來客商增多,一時間江上船隻穿梭,碼頭一派繁榮。清末至民國時期,井口逐漸形成瞭兩街兩巷井口正街、井口後街井口正街一巷、井口正街二巷。老街臨江依山而建,層層疊疊,吊角樓、穿鬥墻和木制結構的店房,掩映在黃葛樹的濃陰裡。清晨,江畔升起的水霧,氤氳著纏綿而古樸的氣息,白墻青瓦,一派素靜。青石板路蜿蜒而下,直通嘉陵江。

掃街日記:井口老街最後的記憶——月古橋

老碼頭簡介

掃街日記:井口老街最後的記憶——月古橋

井口老街老照片

井口老街我在今年五月份去過一次,已經基本拆除完畢,隻留下瞭一座清代古橋——月古橋在訴說著過去的故事……

掃街日記:井口老街最後的記憶——月古橋

井口正街路牌 已被藤蔓遮蓋

掃街日記:井口老街最後的記憶——月古橋

今年五月份我去井口老街拍的照片,隻剩下路牌

掃街日記:井口老街最後的記憶——月古橋

今年五月份前往井口拍攝的月古橋照片

近期我第二次來到瞭井口鎮,井口老街的街巷,腳下的青石路,以及古樸的民房已經全部消失不見,但是月古橋依然在此屹立,今年重慶遭受瞭大洪水,月古橋下的溪溝因流入嘉陵江,洪水倒灌,月古橋被全部淹在水下。洪水退去,月古橋下留下不少淤泥。這次有幸下到橋下,想去看看橋洞內是否有字,可惜淤泥太深,無法下腳,後在我們的文保志願者工作群裡請教,漁舟老師提供瞭照片,橋洞內有“嘉慶七年三月初一日”字樣,(公元1802年)

掃街日記:井口老街最後的記憶——月古橋

照片有些模糊,但是字跡基本能看清

嘉慶七年三月初一日

據當地居民介紹,河溝上遊不遠處,還有一個名叫“龍穿氹”的堤壩。據瞭解,龍穿氹修建於上世紀中葉,用以蓄水灌溉的水利設施。在堤壩的內側底部,至今還有兩塊圖案為青龍白虎的石刻浮雕,造型精美完整。

掃街日記:井口老街最後的記憶——月古橋

掃街日記:井口老街最後的記憶——月古橋

精美的雕刻

重慶市沙坪壩區交通志記載:“月古橋,位於沙坪壩區井口後街,跨越龍川小溪之上,修建於清嘉慶七年(1802年),橋型石拱橋,1孔,橋身長33尺,寬5.4尺,高21尺。迄今堅固,尚在使用。該橋的得名有兩種傳說:一是在建橋時,橋下有一天然的半園形大石似月,又有一橫石柱,水由石下流過,人行石面,有橋下橋之稱,因此稱月古橋;二是1984年6月《沙坪壩區地名錄》上記載'清嘉慶七年建橋,以日月萬古之意得名'。”

沙坪壩區2009年的第三次文物普查資料顯示:月古橋橫跨於沙坪壩區井口鎮井口村後街59號房後50米的小河上,呈南北走向。橋為單孔券拱石橋,橋長13米,寬3米,高4.1米;券拱高4.1米,為楔形石材壘砌而成。券拱南側直接建在天然巖石上。“月古橋保存完好,造型優美,對於研究清代當地的交通建設、經濟發展具有一定的參考價值。”

掃街日記:井口老街最後的記憶——月古橋

月古橋的文物責任安全公示牌

掃街日記:井口老街最後的記憶——月古橋

掃街日記:井口老街最後的記憶——月古橋

月古橋橋面

掃街日記:井口老街最後的記憶——月古橋

近期我去月古橋拍攝的照片

掃街日記:井口老街最後的記憶——月古橋

掃街日記:井口老街最後的記憶——月古橋

二塘碼頭現狀

掃街日記:井口老街最後的記憶——月古橋

二塘碼頭現狀

掃街日記:井口老街最後的記憶——月古橋

二塘碼頭地名牌 圖片

時代在變幻,新舊更替,井口老街的水碼頭還有部分殘垣斷壁上還有“二塘碼頭”的地名牌,除瞭附近還有少許未搬遷的居民過往外,如今橋的周邊卻基本上是菜地,少有人煙,拾階而上,是井口老街拆遷後的工地,周邊又是一個新樓盤的崛起。現在的年輕人已經沒有多少知道,在嘉陵江邊的一個小鎮,曾經有多繁華。隨著時光的流逝,漸漸地消失在瞭歷史的長河中……

Source: localh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