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人們常說哈密南湖戈壁的故事,那裡發生過不少離奇的事,說是每年都有遇難的事發生,對遇到迷路.風暴都是常有的事瞭……

南湖到底是什麼樣子,難道真的像人們所說的那樣,為此,在我的腦海裡埋下伏筆,迷惑正是我征服南湖戈壁的理由。那是在1996年5月,我獨自騎著本田125進入瞭南湖戈壁。帶著一周的食物,包括篷佈汽油和水。到金礦有多少公裡不知道,怎麼走不知道,因為我認識的朋友當中沒有人去過南湖金礦,隻是聽說過,南湖戈壁裡面有煤礦,再往西南50公裡有金礦。可以說,這次南湖戈壁的探險旅遊是非常冒險的行為。

獨闖哈密南湖戈壁「奇遇黑風暴」

早上9點從哈密出發,沒有向導,沒有指南針,更沒有Gps,唯獨有的就是當過兵的膽量,有戶外生存的能力,有不迷路的經驗,說白瞭也就是年輕氣盛。因為沒有人告訴你南湖鄉.煤礦.金礦.土屋銅礦在哪,有多少公裡,一切都是未知的。在出征的前幾天我做好瞭思想準備,給傢人寫瞭張字條壓在瞭我的枕頭下,紙條的內容是這麼寫的:“老婆我去南湖戈壁探險旅遊,到達金礦就返回,預期兩到三天”雖說這次出門一切都是未知的,但是我依然對這次戶外旅行是充滿自信的。

獨闖哈密南湖戈壁「奇遇黑風暴」

摩托車騎到40公裡處,看到瞭瓜秧,得知是南湖鄉,哈密瓜基地。我打開摩托車碼表開始記錄公裡數,再往西南走就全是戈壁瞭,我琢磨著,跟著老路走,肯定能看到掉落的煤,果然一路都是汽車散落的煤塊,就這樣跑瞭64公裡就到瞭南湖煤礦,煤礦工人看到我非常吃驚,沒有見過騎摩托來礦的,經過詢問,工人告訴瞭我金礦的大概位置。這時也到瞭吃午飯的時間,打開飯盒,手說啥都拿不起來筷子,騎車的期間太長,路況又不好,手完全不聽我的話瞭,隻好手抓著飯菜往嘴裡塞。

獨闖哈密南湖戈壁「奇遇黑風暴」

飯後又走瞭十幾公裡就到瞭8公裡沙梁子,因沙子太深,隻好推著車掛1檔慢慢橫著走,8公裡路就走瞭1個多小時,通往金礦的路哪叫路,全是溝溝坎坎的沙窩地,又是丘陵地貌,又走瞭40多公裡看到金礦工人,他們看到我都不敢相信,問我到這來幹啥,我說:“來探險旅遊。”

這時的時間是13點40分,用時4小時40分,我慶幸自己來到瞭金礦。在亞丹地貌背面準備吃飯,誰能想到,瞬間西南方像一堵灰黃色的沙墻向這邊推過來,我的天哪,難道這就是所謂的沙塵暴?我趕快打開篷佈和繩子把摩托車包好,再用大石頭壓住篷佈邊角我然後鉆進去,這時風暴已近,天一下就黑暗起來,沙塵暴瞬間刮得嗚嗚叫,大豆般的石子打在篷佈上作響,這時候什麼都看不見。小的時候在市裡也遇到過沙塵暴,沒想到戈壁裡的沙塵暴這麼厲害,來勢兇猛讓人恐慌,剎那間狂風大作,撕裂瞭平靜的沙漠。

獨闖哈密南湖戈壁「奇遇黑風暴」

飯還是要吃的,用手摸到瞭吃的東西,咬一口馕吃一口黃瓜,黃瓜咬到嘴裡都是咯吱咯吱的聲音,全是沙子……

就這樣在篷佈裡一窩就是8個小時,那滋味,誰來誰知道。風終於停瞭,時間已是晚上10點,撩開篷佈天色漆黑。

這天晚上,黑夜特別長,本想睡個好覺可就是睡不著,天咋就不亮呢?這是我人生中過的最長的夜,18個小時。

在這18個小時裡,使我第一次感悟人生,這次探險想法是好的,做法是錯誤的,這哪是探險,實屬是冒險,拿生命做賭註。

第一次走進大自然,感受沙漠戈壁,從南湖煤礦到金礦的大峽谷裡,浩瀚的沙漠地貌.亞丹地貌震撼到我,為有這樣的故鄉而自豪,此次探險死而無憾。

第一次體會什麼叫沙塵暴,什麼叫排山倒海之勢,什麼叫大自然的變遷,什麼叫風魔,什麼叫撕裂,什麼叫怒吼。雖然這次被困惑,但更多的是慶幸,慶幸自己的親身經歷。

第一次感到孤獨,孤獨到萬般無助,特別是風暴過後的夜晚,寧靜的令人懼怕,好像什麼都沒有發生。這種寧靜真的感到時間停止瞭。

這次探險,雖說時間短,但是對我來說是人生中最大的一次考驗。在沙漠戈壁裡我顯得雖然渺小,但是通過南湖戈壁的這次經歷,我挺直瞭腰桿大聲的說:“我不再是那個小個子男人!”

獨闖哈密南湖戈壁「奇遇黑風暴」

這次戈壁走單騎,獨闖沙漠峽谷的事跡不為人知。事隔25年回首往事,這也算人生的裡程碑吧……

這個人,在南湖戈壁裡沒有被沙漠吞沒,是上蒼的憐憫呵護著他,他是個幸運的人,他靠的是智慧和勇氣,還有一個不滅的夢,沙漠融入瞭他,並且成就瞭他。

當然咯,不經風雨怎能見彩虹。沒有這樣經歷的人,他永遠理解不瞭,這裡以前是浩瀚的海洋,貝類化石和鵝卵石可以作證。這裡也曾是原始森林,地下的煤海也可以作證。這次他用摩托車丈量著全部行程,為今後的探險之路記錄瞭珍貴的數據。當然瞭,南湖戈壁不隻是這麼簡單,這裡有更多的,不為人知的奧秘等待著探險者的挖掘。

2020年12月回憶錄

Source: localh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