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繼續我們的“城市區位之旅”。與前文一樣,我們繼續聊聊因交通而興起的城市。在近代以前,水運是最具優勢的運輸方式,但隨著時代的進一步發展,其優勢地位逐漸被其它方式所取代。而在近代率先崛起的運輸方式便是鐵路運輸。

盤點中國“被火車拉來”的四大省會城市,如今誰的發展更勝一籌?

歐洲的鐵路網絡

從英國人於19世紀初修建瞭第一條蒸汽機牽引的鐵路開始,鐵路運輸就因其顯著的速度和運量優勢在更廣泛的西歐和北美諸國興起,成為這些早期工業化國傢邁向近代化的重要助推力量。半個多世紀後的19世紀70年代,主要的歐美列強均已形成瞭其國內的鐵路幹線網絡,而中國也終於在此時迎來瞭第一條鐵路——吳淞鐵路。從此中國的鐵路裡程開始不斷增加,而鐵路沿線的很多城市也由此而興盛起來。很多原先人口很少的小村鎮甚至因此而成為瞭當地乃至所在省區的客貨集散地,並從此發展成為瞭國內具有重要樞紐地位的商業重鎮。如今論及這些城市的發展歷程,它們往往會被形象地稱為“火車拉來的城市”。實際上,當前我國至少有四個省會的崛起屬於此等類型。

盤點中國“被火車拉來”的四大省會城市,如今誰的發展更勝一籌?

近代中國鐵路分佈

1.哈爾濱

盤點中國“被火車拉來”的四大省會城市,如今誰的發展更勝一籌?

哈爾濱聖索菲亞大教堂

如今東北北部的樞紐城市、黑龍江省的省會哈爾濱就是依托鐵路建設而興起的典型。而所依托的這條鐵路當時叫做中東鐵路,它是19世紀與20世紀之交沙皇俄國為瞭便於從軍事和經濟兩個方面侵略中國東北而修築的以哈爾濱為中心呈“丁”字形分佈的鐵路線。在該鐵路未修築之前,哈爾濱在歷史上基本可以說是寂寂無名。雖然曾作為金國的上京,但其經濟和人口規模與同時期的北宋汴京相比完全拿不出手。但隨著中東鐵路的建成,作為樞紐的哈爾濱迅速匯集瞭越來越多的來自中俄等國的人口。特別是俄國人,它們企圖將哈爾濱建設成為控制整個東北的戰略基地,因此對這裡進行瞭大力的建設。如今的這座北國冰城遍佈著一座座具有歷史感的俄式建築,由此而擁有瞭“東方莫斯科”的美譽。依靠著四通八達的交通條件和得天獨厚的資源條件,哈爾濱成為瞭東北最大的工商業中心之一,其獨特的冰雪旅遊資源每年也吸引著越來越多的海內外旅客。2019年其GDP約為5200億元,位居全國第42位。

盤點中國“被火車拉來”的四大省會城市,如今誰的發展更勝一籌?

中東鐵路路線

2.長春

盤點中國“被火車拉來”的四大省會城市,如今誰的發展更勝一籌?

長春的近代建築

長春的興起同樣與中東鐵路有關。上文已提到沙俄通過修築這條鐵路逐漸有侵吞東北之勢,但同樣野心勃勃的日本人也早已對東北垂涎三尺,而兩者之間的日俄戰爭最後以俄國的失敗而告終。因此在戰後的談判中日本取得瞭寬城子(即今日長春)以南鐵路(即南滿鐵路)的控制權,從此中國東北的主導權開始轉移到日本人手中。在此之前的寬城子人口不過十萬左右,但在此之後其作為連結哈爾濱與沈陽間鐵路的中點逐漸地興盛起來,成為瞭東北地區中部的最大商業重鎮。九一八事變後,日本完全控制瞭東北並扶植建立瞭偽滿洲國,此時地處東北地理中心的長春就成瞭理想的定都之選,長春也進而發展成為規模超過沈陽等地的東北第一城。解放後的長春也順理成章地取代瞭吉林市而成為瞭吉林省的省會,並成為新中國大力建設的中國“汽車城”。從長春的發展來看,其能夠從十餘萬人口的小城寬城子躍升為如今與沈陽等城比肩的“東北四大天王”之一,其關鍵正是由於當時作為滿洲鐵路線中點的交通優勢。如今的北國春城,依然實力雄厚,是我國重要的汽車工業基地,也是東北最重要的科研中心之一。2019年其GDP近6000億元,居中國大陸城市第34位。

3.石傢莊

盤點中國“被火車拉來”的四大省會城市,如今誰的發展更勝一籌?

石傢莊城市風景

有人說,石傢莊可能是名字最“土”的省會城市,因為初次聽到這個地名很容易讓外地人誤以為是一個村莊。但實際上,最初這裡的確就是一個村莊。那麼,它是如何搖身一變成為瞭如今人口超千萬的特大城市呢?這一切皆與中國近代的鐵路建設有關。與東北中東鐵路的建設幾乎同一時間,內地也逐漸掀起瞭鐵路建設熱潮,而盧漢鐵路(北平至漢口)和正太鐵路(正定至太原)正是在此時相繼建成。這兩條鐵路的交匯點正是如今的石傢莊。至於為什麼當時會選擇名不見經傳的石傢莊為兩條鐵路線的交匯點而不是當時的正定府城,主要是因為正太線晚於盧漢線開通,它是山西省會太原東出太行山與盧漢線之間的連接線,而石傢莊正好就處於這個最近的連接點上。從此石傢莊就因為這個華北平原上的鐵路樞紐位置一躍而成為瞭河北中南部最大的客貨集散地,後來又進一步興起瞭工業、商業等各種產業,並最終在解放後成為瞭河北省的省會。2019年石傢莊實現GDP約5800億元,位居大陸城市第36位。

盤點中國“被火車拉來”的四大省會城市,如今誰的發展更勝一籌?

近代北方鐵路分佈圖

4.鄭州

盤點中國“被火車拉來”的四大省會城市,如今誰的發展更勝一籌?

中國鐵路的十字路口–鄭州站

鄭州可以說是最出名的“火車拉來的城市”,因為它的崛起直接導致瞭曾經北宋時的世界第一大城市開封淪為瞭如今的四線城市。為什麼這樣說呢?說起來同樣與前文所提的盧漢鐵路有直接關系。在盧漢鐵路沒有貫通之前,開封雖然早已失去瞭都城地位,但至少還是河南省的首善之地,而此時的鄭州還叫做鄭縣——妥妥的一座小縣城。但貫通南北的盧漢鐵路經過河南時卻並沒有經過首府開封,而是選擇瞭從更西的鄭州跨越黃河南連漢口。主要原因是開封附近有黃河的“地上河”,當時的技術施工難度很大所以就選擇瞭西邊地質條件更好的鄭州過河。從此,鄭縣逐漸成為瞭中原大地最重要的客貨集散地,隨著東西大動脈隴海鐵路的進一步開通,鄭州真正成為瞭我國鐵路網絡的“十字路口”。得益於優越的交通條件,鄭州如今已成為我國中部與武漢並肩的中心城市,在我國的經濟格局中具有重要地位。2019年鄭州市實現GDP約1.1萬億元,位居大陸城市第15位,高居中部第二。

盤點中國“被火車拉來”的四大省會城市,如今誰的發展更勝一籌?

四個“火車拉來的城市”

由上可以看出,近代我國因鐵路而興起的城市主要分佈於北方。當然南方的株洲、鷹潭等市也可視作這種類型,但顯然它們並沒能最終達到上述諸城的發展高度。究其原因,筆者認為是多方面的,但根本上南北方在地形、河流等方面自然條件的差異所決定的。北方平原多、河流少利於修築鐵路而同時也缺乏內河航運對客貨運輸的分流,所以北方鐵路往往更容易走直線,這就必然可能繞過原先已經有所發展的城市,使鐵路線上新的城市興盛起來。但地形復雜且水網密集的南方則使鐵路難以直連,客觀上就更傾向於連通傳統的中心城市,這無疑就加強瞭這些傳統中心的樞紐地位,所以相對而言南方就很難產生單純因為鐵路而崛起的城市。

盤點中國“被火車拉來”的四大省會城市,如今誰的發展更勝一籌?

中國地形圖

Source: localh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