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朋友友驅車行至中國最大流動沙漠邊緣——塔克拉瑪幹沙漠。後步行十餘公裡,進入沙漠綠洲。

天陰有小雨,風時大時小。雨落沾衣皆泥點,似花;風夾沙礫颯颯響,如無字歌謠。沿途景物皆與所見大不同,穿沙棘,越沙丘,踏沙兔腳印,聞野雞咕咕叫。沙塬上間或一叢沙柳,在風中舞動虯曲之身,似乎在掙紮,在戰風鬥沙,幹裂的枝幹,唯有枝頭一簇新綠,宣示著生命的活力。有的沙柳頂著紅紅的絮子,像團燃燒的火焰,在更短的時間完成生命的延續。

沙漠中的植物是有趣的。

行走在中國新疆的塔克拉瑪幹邊緣

駱駝刺,粉紅花如蝶狀式,葉片厚而多汁,葉莖插滿長針。多數駱駝刺根部土壤被掘開,粗根被嚙齒動物咬食,吮食汁液 。猜測是沙兔所為,駱駝刺旁有沙兔糞便,青黑而圓,與豌豆一樣大小。這時三十米處,竄出一沙黃色野兔,後腿坐地,前腿撫於胸前,兩耳豎立,對峙良久。忽而上前,瞬間飛奔而去,忽而回頭窺視。“好一個機靈鬼逃跑瞭!”

行走在中國新疆的塔克拉瑪幹邊緣

眼前有幾棵像韭菜一樣的植物,細看有小粉紅色的花 。灌木狀草本植物,匍匐在地,一節一節的,沒有葉子,每一節松針一般長短。其枝有一層膜,折一枝放入嘴裡咀嚼,味辛。這種植物學名叫麻黃,俗稱龍沙。

行走在中國新疆的塔克拉瑪幹邊緣

又步行三五公裡,在沙丘上看見一團碧綠的植物 ,像珊瑚一樣,開有小黃花,無葉,花在枝簇上。綠如翡翠,煞是可愛,多想移栽在花盆裡。取瞭一株,根極深,半米處折斷,流出乳白色液體,酸奶般粘稠聞起來有苦味。汁液粘在手上,灼痛瘙癢。這麼美麗的植物,能在沙漠裡存活完整,看來有特別之處。果不其然,網上一查,叫光棍樹,也叫綠珊瑚,是觀賞植物,其汁液有毒。順手擲地,慌亂擦拭,敬而遠之。

行走在中國新疆的塔克拉瑪幹邊緣

還有其他植物如葦草,黑枸杞等。這些植物無不昭示著生命的不屈, 向自然宣戰。我們智人何嘗不是?

途中休憩於沙丘下,吃些馕餅。有幾隻沙蜥蜴也跑來湊熱鬧 ,我們用木棍壓住它的尾巴,沙蜥蜴憤怒的咬木棒,惹的我們哈哈大笑。松開木棒的一瞬間,它哧溜的跑遠瞭。沙蟻很可怕,火紅的身子,能噴毒液,有腐蝕性。沙蟻雖小,在沙灘爬的很快。還有沙蜱(pi),最討厭,老遠就聞到人的味道,當我們快吃完食物的時候,發現周圍有十幾個像蜘蛛一樣的蟲子,向我們圍來,我們迅速起身離開原地,觀察沙蜱,它們居然能迅速轉變方向,向我們追來,我們知道這個東西很可怕。趕緊離開,走瞭一段路,同伴發現脖子處有小蟲爬動,伸手摸出一隻沙蜱。我們二人把衣服脫光,仔細檢查一番,確保沒有沙蜱,才繼續前行。

行走在中國新疆的塔克拉瑪幹邊緣

大漠邊緣,神奇的生命和不屈的植物。我們達到預定的裡程,就開始原路折返。路上遇到幾隻沙兔,受驚而跑的野雞。地上有白色糞便,夾雜著骨頭,估計是野狼,也許是狐貍吧。

途遇村莊,有犬吠於田,雞鳴於樹顛。已而夕陽西下,炊煙四起。2020.9

行走在中國新疆的塔克拉瑪幹邊緣

行走在中國新疆的塔克拉瑪幹邊緣

Source: localh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