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南“舊”古鎮,有2400年歷史,比麗江古城安靜,卻被人忘記


雲南麗江古城,一年四季有鮮花相依,外地遊客常常擠滿瞭街頭小巷,老人編著彩辮和花環,一切美好的事物,都在古城發生著,多少人心中的烏托邦,就在麗江瞭。

可隨著人潮的擁擠,麗江少瞭原有的安靜,熱鬧的古城,也不再是那片凈土,其實除麗江外,雲南還有舊古鎮,說它舊,是因為它有著2400年歷史,純樸的古鎮,特別原生態,從未失去純真,比麗江古城安靜,卻被人忘記。

(文末有詳細地址)


雲南“舊”古鎮,有2400年歷史,比麗江古城安靜,卻被人忘記

清晨的仙氣兒穿過瞭小城,彌漫在無盡的湖水之上,縷縷霧氣兒繚繞著,人間成瞭仙境,不見老翁撐一葉扁舟,隻見水上的落葉,化成瞭一隻小船兒,順瞭水向東遊去,山腳下的霧氣,是一條條溫柔的絲巾,繞過瞭山,依著水,用溫暖包裹著人間,從此悲傷也有瞭笑臉。

樹枝上的葉片,漸漸枯萎,和土地融為瞭一體,無聲守護著古鎮,晶瑩的露珠,掛在瞭葉子上,風輕輕吹動,一閃一閃地,映下瞭陽光的身影,藍天下的影子,多瞭幾分柔和的美感,柳枝兒依依,微微垂在瞭湖畔,風吹過的每一瞬間,都留下瞭動聽的歌謠,葉片疊在瞭一起,唱著冬天的戀曲。


雲南“舊”古鎮,有2400年歷史,比麗江古城安靜,卻被人忘記

古戲臺下的路人,走瞭一波又一波,臺上無戲子的身影,戲卻一直在唱著,從未停止過,紅磚青瓦,沒能留下過去的歲月,卻未曾倒塌,又有瞭新的故事,陽光映在瓦片上,閃著點點碎光,如冬日的雪花,那樣純粹而美好,夾雜著世間的溫柔,看向萬物的心,也漸漸柔軟瞭。

臺前的千年古樹,不知紮瞭多深的根,成瞭戲臺千年來的最佳觀眾,聽戲之人,也成瞭戲中人,樹影映在瞭滄桑的石板路上,不深不淺的坑坑窪窪,又藏瞭多少悲歡離合,石縫之間,新生瞭綠色的植株,小小的生命,是陽光下的希望,樹影輕輕搖晃著,臺上的戲曲還在唱,千年故事,又在誰的記憶中留下瞭印記。


雲南“舊”古鎮,有2400年歷史,比麗江古城安靜,卻被人忘記

沙溪古鎮的老人,喜歡三兩成群地,聚集在瞭一起,聊著過往的故事,那些故事,似乎沒有起點,更沒有終點,一旦開口瞭,就成瞭長江之水,一張小板凳,一杯茶,就能打發一天的悠閑時光,年輕的人兒,來到古鎮後,更喜歡發呆,坐在千年古樹下,沐浴著陽光的溫暖,微風輕掃瞭臉頰,留下瞭無盡的溫柔,閉上雙眼,放空瞭思緒,這裡便成瞭發呆勝地。

聽著別人的故事,成瞭古鎮的過客,發發呆,曬曬太陽,也成瞭生活中美好的回憶。


雲南“舊”古鎮,有2400年歷史,比麗江古城安靜,卻被人忘記

高高的柿子,出瞭墻頭,一個個的小燈籠,串在瞭一起,碩果累累的,在藍天下成瞭一幅自然的油畫,葉片凋落瞭,果實依然圓潤著,偶爾有鳥雀飛上瞭枝頭,細細享受著美食盛宴,枝條交錯著,橫在瞭小院上空,雜亂的線條交織在一起,卻有瞭凌亂的美感。

走在小巷中,轉角遇到瞭小貓小狗,溫順的動物,靜靜地望著來往的人兒,又飛快地從身旁逃走瞭,柔軟的毛發,遺落瞭一兩根,溫柔瞭墻角。


雲南“舊”古鎮,有2400年歷史,比麗江古城安靜,卻被人忘記

記憶中的土墻,承載瞭兒時的快樂時光,磨礪不平的墻面,有著砂紙的手感,輕輕撫摸著,一粒粒細沙滑過瞭指尖,雕花的木窗中,緊鎖著流年的故事。

窗外不知名的紅花,配瞭綠葉,竟是那樣好看,俗人眼中的花花草草,都是美麗的風景,花朵閃著燦爛的陽光,葉片青綠瞭過往,小城往事,吹散在瞭冷風中,陽光下的一切,又有瞭新的影子。


雲南“舊”古鎮,有2400年歷史,比麗江古城安靜,卻被人忘記

喜歡古鎮的石板路,如同萬物眷戀著陽光,盆栽裡的綠植,新生瞭芽苞,角落中的鮮花,悄然開放瞭,小巷中沒瞭靜心的民謠,隻有老人輕聲交談著,聽不懂的方言,既陌生又熟悉,就像記憶中那慈祥的人兒,從未遠去。

這裡是雲南的沙溪古鎮,位於雲南省大理白族自治州劍川縣084縣道。


若你也喜歡沙溪古鎮,分享文章可好~

想瞭解更多美景,關註我哦

Source: localh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