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聽說有地方在組織雲南旅遊,為瞭個人業務的關系,拉起瞭一批三十多人的隊伍組團前去。起初時雲南旅遊方給出的承諾是,價格優惠,先交押金一千,旅遊結束後三天內返還。媽媽非常積極,為瞭拉起這支旅遊隊伍忙活瞭整整一個多月,電話不斷,一直都沒能好好睡個安穩覺,卻萬萬沒想到最後業績上一點沒長進,反而差點賠上一場官司。

雲南旅遊——扶不起的阿鬥

在旅遊過程中,可能是導遊發現三十多人的隊伍居然隻購買瞭三萬多元的商品,所以開始找毛病借題發揮,在旅遊結束之後,不但沒有返還每人一千元押金,反向顧客索要每人2000元的罰款。事件的原委是:有位顧客在旅遊過程中被帶去參觀工廠,因不耐煩導購的推銷,隨口說瞭句“我們是來參觀工廠的,不是來旅遊的”。商傢借此大做文章,說這個旅遊隊伍不是來旅遊的,戲耍瞭他們旅遊團,違反瞭他們公司的內部規定,因此需要每人繳納罰款2000元。

就好像是我掏錢買瞭個商品,一手交錢一手交貨,已經做好瞭的買賣,卻由於在使用商品時我說瞭句我不是買商品的,而是要這贈品的,就被以戲耍商傢為由罰瞭款。

或者說其本質是,買瞭商品之後,未購買商品的配套服務,在商傢推銷之下回瞭句“我是要這贈品而不是要這商品本身”,就以違反商傢條例為由被罰瞭款。

冤不冤。什麼叫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雲南旅遊——扶不起的阿鬥

此時的旅遊中介,一反之前有求必應的態度,開始聯系不到人。

曾經多次聽說過雲南旅遊宰客的傳聞,也看過血淋淋的活視頻,但是若未身臨其境,誰又能曉得個中實情,總以為那些隻是個例,自己遇不到。

其實,竟然真的是雁過拔毛。

經過一番折騰,雲南旅遊方終於答應隻扣除當事人所在小組六個人的每人1200元,其他金額全部返還,旅遊隊伍的頭領才算勉強接受瞭這個結果。但是這邊等瞭好幾天都未見雲南方把剩餘押金打過來,再一詢問,對方回答,每人扣2000,能接受就打款,否則任其起訴。

這麼流氓的出爾反爾做派,實在讓人無語。

國傢從來沒有放棄雲南,每年給那麼多的補貼款,就是希望全國各地多到雲南旅遊,將雲南的美麗景色宣傳出去,給雲南帶去一些財富,這是多麼好的心意。可是雲南旅遊團並不理解,反而仗著有國傢的補貼,到處克扣。也許他們覺得國傢給的補貼應該是直接流入他們口袋的,而不應是屬於這些前來旅遊的人的。於是他們宰客宰得理直氣壯,毫不避諱。這就好像國傢本來是想要教他們釣魚的,結果他們把魚竿給賣瞭,直接兌換成瞭魚,一頓吃光。

雲南的山好,水好,有著美麗的西雙版納,有著最令人向往的香格裡拉,可是卻需要國傢補貼才能吸引每年大批量的人來旅遊。為什麼?大傢都被宰怕瞭。去旅遊一趟能不能保住自己的錢袋子暫且不論,生一場閑氣,折騰一通官司,就為瞭去過個眼癮,何必呢。

雲南旅遊——扶不起的阿鬥

Source: localhost